鲁迅的秋夜赏析及读后感 鲁迅秋夜原文及赏析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是鲁迅散文《秋夜》开篇的第一句,许多人觉得不解:为何不直接写我的后园墙外有两株枣树呢?这样写似乎有语意重复之嫌,更有九零后的小朋友认为作者为赚稿费刻意增加字数罢了,呵呵,这话说出来就贻笑大方了!鲁迅乃一文学斗士,连死都不怕,还怕穷不成?

这种写法确实有意思,值得深究!如果撇开通篇主题不谈,这句话有些累赘,现实生活中也少有人这样说话。可正是这样一句看似累赘不合逻辑的话,才构建出了一种语境,一种氛围。 在我看来,如此遣词造句至少有四个妙处。

第一,这是一种类似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推拉、摇移且广角度地描述了后园墙外的全貌。将视线慢慢地从一株枣树推转到另一株枣树,用递进的手法反映出作者烦闷孤寂的心情。读者看到院子外边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必定以为院子外面还有别的树,可是没有,剩下的还是枣树,单调且孤独。 这种孤寂的感觉,若用“院子外面有两株枣树”来表现,肯定是达不到如此效果。

第二,隐含了作者对这种孤寂现状的不满,鲁迅先生渴望新鲜的生命,作者很期待,希望能有“别的树”出现,可是没有,除了枣树还是枣树,于是渐次加重了失落之感。这就好比一个重男轻女的父亲偏有一对女儿,当别人问起时,他若回答有两个女儿,这话听上去稀松平常。但如果他说:有两个孩子,老大是个千金,老二还是个千金。 其求子得女的失望之情于话中就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

第三,需结合作者对景物描写所赋于的象征意义来解析,此散文写于1924年12月,当时的政治背景如同鲁迅先生自己所说:“实在黑暗的可以!“鲁迅在北京与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及封建势力进行着韧性的战斗。他的内心是矛盾、痛苦且压抑的,但他具有顽强不倦的战斗精神,决不向黑暗势力低头。枣树在文中即暗喻了同作者一样清醒韧性战斗者的形象,为何不写一株?那样不成力量;为何不写三株,三谓多,而当时的革命势力还远没达到多的地步。恰好写成两株枣树,说明如同作者一样的人虽然极少,势单力薄,但还不至于只有一个,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萌芽感!

第四,两株枣树一株一株的排开列举写出来,互为映照,有一种画面美的质感,可以算作是先生的精致之笔了!

这句是《秋夜》第一句,而《秋夜》又是鲁迅散文集《野草》的第一篇,如此开篇开句已全然奠定了整部散文集的作品风格。《秋夜》全文均为象征写法,读来非常有深意,因为当时的白色恐怖环境不允许先生明枪明箭地批判北洋军阀黑暗的反动势力。只能使用通篇隐喻的手法,文中塑造了天空、枣树、小粉红花、小青虫等一系列具有深刻意蕴的象征性形象,都具有特定的象征意义。其实就算是当做纯粹的写景散文,读来也是十分有趣,我还是在学现当代文学史的时候读过,今天再来重读仍然震憾!对待一些伟大的作品,仰视它大可不必,但是绝然不能一开始就踩在脚下,那样绝对也是无法理解作品的真正内涵,所以我不敢说先生仅是为了多赚稿费才是如此布局的。

我宿舍的窗前恰巧也有两棵相同的树,但我不敢写,如果写的话只能一味的“画虎”,所以“类犬”了,呵呵!

                       
(0)

大家喜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