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红尘颠倒背景故事 原谅我红尘颠倒讲了什么

Tips:如果使用中遇到了问题,请手动返回并刷新页面,也可以联系最右侧的客服微信。我们将在工作日内尽快回复。祝君好运!

《原谅我红尘颠倒》是这些年来我特别喜欢的一本小说,可以说在某些方面已经达到了都市小说的一个巅峰,却始终没有认真的写一篇读后感,趁着疫情的时间,又把这本书重读了一遍,写了些感想记录,顺便也聊聊慕容雪村。

一、慕容雪村其人

慕容雪村原名郝群,生于1974年,祖籍山东,在吉林长大,自称是个东北人。慕容雪村是他混天涯论坛时期的网名,当时很流行这种文艺又闷骚的名字,据慕容雪村说,他这名字来源于两句古诗:“江南慕君容,相随到雪村”,但他后来也承认,这两首诗是自己杜撰的。慕容雪村很喜欢这个笔名,他说这个名字包含了汉语的一二三四声,读起来有种音韵上的美感。

慕容雪村这个杜撰的名字很有细节,“江南慕君容,相随到雪村”,非常有画面感,两个人在江南相遇,然后一个人因为仰慕另一个人,跟随到了北方的雪村。我们可以设想下,是谁仰慕谁?因为慕容雪村是东北人,他不会给自己预设一个南方人的身份,所以这里应该说是别人仰慕他,“慕君容”未必一定是仰慕容貌,谈吐,学识都有可能,这个名字不经意间,就透露出他的些许自恋和自负。现实中,慕容雪村却是个喜欢自嘲的人,甚至还有一点点自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总是自称中年胖子,声明和帅哥无关,心情心画总失真,文章宁负见为人,自嘲,自负,自恋,自卑,一个作家的复杂性格,就隐藏这短短四个字的名字里。

慕容雪村父母去世的早,只有一个至亲的弟弟,他1992年考入中国政法大学,在那个大学尚未扩招的年代,属于难得的高材生。慕容雪村大学专业学的是法律,毕业后去了一家外企(可能是宝洁,待验证),base成都,他的这份工作经历,在后来的作品中都有体现,《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的主人公陈重,就是一名外企销售;而另一部作品《天堂向左,深圳往右》的主人公肖然,是靠卖香皂发家,这都和他在日化巨头的工作经历有关。

在经历了一段不成功的婚姻后,慕容雪村在2000年离开成都,后来在深圳、广州、拉萨都生活过,现在何处未知。

二、庄子、海子和前妻

慕容雪村的精神偶像,应该是他经常提到的庄子和海子,他推崇庄子,一是豁达,严肃而幽默,死了老婆放声歌唱,对一切报以达观,还有一点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没有什么特别强的占有欲,也就不用害怕失去。

海子,这个中国政法大学的师兄,慕容雪村称他是孤单的灵魂,海子的诗里透露出热爱生活,但却有着深深的绝望,比如他最著名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他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牧马劈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实际上海子写完这首诗不久就自杀了,“从明天起”透露着对现实深深的绝望。慕容雪村和海子一样,对现实嗤之以鼻,对死亡有着不可捉摸的热情,大概是找不到什么别的幸福归宿,所以他把自己好几个主人公都写死了。

爱情也是慕容雪村作品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很多创作者,一辈子只能经历一种爱情。例如金庸,金庸写的最精彩的感情桥段,都是带有舔狗因素的,比如令狐冲对岳灵珊,韦小宝对阿珂,段誉对王语嫣。

倪匡后来都忍不住问他,三个人维系的奇妙关系,在你书里出现了好几次,像天龙八部中的谭公谭婆和赵钱孙;侠客行里的白自在,史小翠和丁不四,我知道你不是喜欢重复的人,这是为什么,金庸笑而不语。

另一个例子是韩寒,从《三重门》开始,他的作品男女主角永远是一个成绩靠后的学生,对品学兼优的女神的追求。

而慕容雪村的情结是他的前妻,他的几部重要作品《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天堂向左,深圳往右》、《原谅我红尘颠倒》里,主角陈重、肖然、魏达经历职业不同,却都是离婚男人,前妻在他们各自的故事里,扮演着重要戏份。

慕容雪村称自己“生来不是益鸟,只会发出刺耳的声音”,“只想做一个嘲弄者”,慕容雪村让人想到一个心理学名词——Hedgehog’s dilemma,即“豪猪的困境”,在冬天,豪猪们依偎在一起,想给彼此温暖,却总是刺伤对方。

慕容雪村这个人也是如此,他有点外冷内热,文字特别冷,心肠特别热,对社会和人类有热爱,却学不会用直接的方式表达。

三、主要作品

慕容雪村开始写作是在2000年,那时候文学网站和BBS比较流行,他赢得知名度的第一篇文章,应该是《唐僧情史》,这篇6000字的短文发表在榕树下,收到了不错的反响。在那之前的1999年,有一部非常火的网络小说,即今何在的《悟空传》,带起了一阵重写经典角色的风潮,其中就包括慕容雪村的《唐僧情史》。《唐僧情史》写了一个离经叛道,为爱放弃修行的唐僧,夸奖他的网友说文笔特别好,但也有的网友说写的挺棒,就是这个题材写的太多了。

于是慕容雪村改弦易撤,从自己的身边的生活入手,开始写都市小说,创作了《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这部作品改变了他的命运。

“我那天火气很大,总公司提拔董胖子当了总经理,这厮和我同时来的,长得跟猪头一样,屁本事没有,就知道拍马逢迎。我今后居然要在这种鸟人手底下干活,想起来心里就堵得慌。”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很多人都读过,故事的主人公陈重,是成都的一名销售经理,有一个曾经是诗人,现在是阳痿的老同学大款,他与朋友老婆偷情,和老婆离婚,多处逢迎,迷茫又挣扎,最后横死在成都街头。

这篇小说是慕容雪村第一本长篇小说,也奠定了他很多写作习惯。

比如开门见山,情节紧凑连贯,语言精炼,有种嬉笑怒骂的魅力,但往往一开始就有种灰暗的基调。

比如小说用第一人称,主角内心和行为都非常的生活化,世俗化,甚至功利化。

比如他的主人公总是堕落又不甘堕落,都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比如前面说过的,主角都会有一个和他离婚的前妻,和主角牵绊不清……

2004至2009年,他先后写了《天堂向左,深圳往右》,《多数人死于贪婪》和随笔集《葫芦提》。

《天堂向左,深圳往右》,类似于《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但故事发生在深圳,主人公肖然比陈重更有钱,是一个暴发户老板。

他深爱着自己的大学女友韩灵,却在自己发达后和女朋友越走越远,变得冷漠厌世,这本书里,主人公肖然和几个同学来到深圳,揣着青春和梦想,还有爱情,到后来他们都成功后,却青春不再,爱情和梦想都归于虚无。

这本书被拍成了电视剧,叫《相爱十年》,邓超,董洁主演,王大治在里面演邓超的一个同学。

慕容雪村经常提到自己有一个演员朋友,他说这个朋友看完《原谅我红尘颠倒》后十分感慨,拍着他的肩膀说:哥们,这就是江湖啊。

这个演员朋友是黄觉。

《多数人死于贪婪》则是一本有点极端的书,这本书讲的是奢侈品与欲望把人毁灭的故事,这本书在故事里加入了魔幻色彩,慕容雪村本人很喜欢马尔克斯,他之前的微博头像就是马尔克斯,2008年左右的时候,中国经济欣欣向荣,处在一个消费高峰,奢侈品购买和浪费也特别多,慕容雪村写这样一本小说,是批判人性,也是批判社会。

《葫芦提》是一本散文随笔,里面有一篇很著名的叫做《做爱的经济分析》,我最喜欢里面一篇《说谎的女人不会死》,可惜没写完,否则一定是个十分精彩的故事。

再后来他去了拉萨,闭关写作,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写出了《原谅我红尘颠倒》。

慕容雪村说,《原谅我红尘颠倒》本来的名字叫做《满城衣冠》,这个名字源自辛弃疾的《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慕容雪村觉得李陵和苏武的诀别有一种悲壮的美,但这个典故没那么容易共情,反而容易让人误解为“满城衣冠禽兽”,所以最后名字还是定为《原谅我红尘颠倒》。

《原谅我红尘颠倒》,可以算是慕容雪村的笔力巅峰,语言风格,人物描写,情节设置,辛辣讽刺,可读性都达到了他自己前所未及的高度。

创作者在达到一个巅峰后,他会面临一个困境,就是上一部作品水准太高,很难突破,如果强行追求向上突破,很可能特别耗费精力,而效果不好,这时候,普遍的做法是先写个小品,转变下感觉,把读者和自己对自己的期望调低,没了心理负担,然后再蓄势待发,追求新的高度。

就好像金庸在天龙八部后写了侠客行,这部书没有它前面的作品牛B,也没有它后面的作品牛B,但它依然是一部非常有趣的小品,而且对读者和金庸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调剂作用,有了侠客行,才能催生出后面的笑傲江湖和鹿鼎记。直到鹿鼎记写完,金庸是真的到顶了,觉得写不出超越的作品了,才正式封笔。

《原谅我红尘颠倒》是慕容雪村他自己短时间难以突破的一个高度,写完之后他一方面需要改变下创作方式,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自己对社会更关切,除了嘲讽,应该加大一点教化作用,于是他写了《中国,缺少一味药》。

这是一本纪实文学,慕容雪村当时在网上说自己要“消失一个月,拿老命开个玩笑。”

他去做什么了呢,是去做了卧底,但不是贩毒集团,而是传销团伙。

那时候他早就是个百万富翁,却潜入传销团伙一个月,睡大通铺,吃烂菜叶子,,写出了《中国,缺少一味药》,书里说的这味药,是常识。

慕容雪村觉得那么多人会被骗去传销,是因为缺少常识。

这点我不认同,那么多人做传销,是因为国人对金钱,对成功的狂热和捷径的向往,而不是因为缺少常识,只要这种狂热存在,不去做传销,也还会做其他什么旁门左道的玩意,就像大家后来一股脑做p2p,是因为缺少常识吗,你给他们普及超过6个点的理财都有跑路的风险,他们不知道吗,只是他们选择不相信罢了。

这本书收获的反响不大,不过网上有很多读者感谢慕容雪村的这本书,带动了许多人举报传销窝点,把自己亲人从窝点拯救出来。

《中国,缺少一味药》是慕容雪村最后一篇长篇小说,距离2010年这本书发表,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了。这十年里他再也没发表过长篇作品,而是转战微博,成为一名公知,再后来被封号,就更少听到他的消息了。

作为一名读者,我很惋惜,如果他继续写下去,无疑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好作品,但人各有志,求仁而得仁,没什么好说的。我们今天文章里所讨论的,是作为作家的慕容雪村,而不是其他。

四、原谅我红尘颠倒

很希望大家能自己看完这本书,所以我在推荐这本书时,尽量不涉及剧透,只总结它的优点。

1、节奏紧凑 取悦读者

当年,出版社向毛姆约稿,请他选出他认为最伟大的10本小说,毛姆后来的成书,即是《巨匠与杰作》。

毛姆说只选10本根本不够选,但有一些人们根本看不进去的他没有选进去,包括大名鼎鼎的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

毛姆觉得,一个明智的人,是不会把小说当成任务去读的,小说家的目的是娱乐,而非教育。

慕容雪村也说:“小说最重要的价值就是好看,取悦读者是我的本性”,单行本能卖出100多万册,靠的就是好看。

怎么好看呢?

听相声,搞笑的是包袱。

看小说,电影,刺激的是故事,是情节。

情节是什么,情节是铺设悬念,是出乎意料,是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是好。

举个例子——

武松打虎,从上景阳冈开始,提了16次哨棒,读者无不以为这个哨棒是一件重要的防身武器,要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结果呢,武松上了景阳冈,一只大虫跳出来,武松提起哨棒就打,咔嚓,哨棒折了。

读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就是作家看似不经意间的天才设置,好的作者,能充分调动用户情绪,起承转折,步步惊心。

《原谅我红尘颠倒》里,悬念和节奏控制的也非常好,比如故事的开头,是一场业务麻将,这种业务麻将就是给法官送钱,自己有牌不能胡,还要发挥演技,要旨是把法官陪好,不动声色把钱输出去,但这场业务麻将的结局是怎样呢?

这时手气越来越旺,轮到我坐庄了,起手就是十一张风,东风四张,西风、北风、发财各一对,还有一张红中,我先开暗杠,杠上又是一张红中,接着李法官打西风,碰!邱大嘴发财,再碰!天牌上听,风一色碰碰胡!我心里算计着:风一色四番,碰碰胡一番,东风杠一番,当庄再加一番,一共是七番一百二十八倍,只要胡了就是二万五千六百元,如果被我自摸,那就是将近八万!就在这时,李法官突然打出一张北风,我心里一抖,狠狠握了握拳,想忍了吧,谁让我打的是业务麻将呢。该死的刘老板倒也会凑巧,跟着打北风,过水,不能胡,我气得直咬牙。又摸了几轮,还是这个天杀的李法官,甩手又是一张红中,我眼都红了,差点就把牌摁倒,想了半天,最后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还是忍了。心里连声哀叹,想这下没戏了,一共才胡四张牌,已经放过三张了,第四张不定在哪儿呢。那把牌也怪,我不胡,另外三个人也不胡,一直摸到海底。邱大嘴挤眉弄眼地说不容易啊,黄了。我笑笑不说话,拿起我海底的那张牌,还没来得及看,用手一摸,额头上的青筋马上鼓鼓地跳了起来。

最后一张红中!我当时就僵在了那儿,一身都是汗,邱大嘴说你怎么了?有毛病啊?我摇摇头,看看对面的佳佳,她正对着我甜腻腻地笑,我也咧咧嘴,突然把心一横,想去他妈的,反正是邱大嘴的案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大不了老子不干律师了。想到这里,我长出一口气,一把将牌按倒,对他们三个人说:“不用打了,给钱吧。风一色碰碰胡,庄家海底捞月,每人五万一千二百元。”

这就是《原谅我红尘颠倒》的开头,慕容雪村吸取了章回小说的结尾经验,又加上现代电影中的反转和悬念,所以情节非常的紧凑好看,当初我是一口气读完的。

2、文字简洁带感,诙谐辛辣,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慕容雪村的文字一眼能认出来,用十二个字总结他的文字风格:简洁带感,诙谐辛辣,嬉笑怒骂。

书里面最纯粹的好人,应该是潘志明,这段话描述潘志明在学生时代的理想主义,就符合简洁有力的好文字。

我至今还记得他1990年在宿舍的那番演讲:“法律维护什么?四个字:公序良俗!公序良俗是什么?两个字:人伦!乱伦是什么?各位,两个字:禽兽!禽兽而不理,谈什么公序良俗、公平正义?各国都有乱伦罪,为什么唯独中国乱伦不称罪?……”

那年他21岁,心系公序良俗,舌辩人伦禽兽,壮志滔滔,热血横流,下可对河岳,上可照日星。现在一转眼16年过去了,他离了婚,贬了职,一生精研法律,可这辈子恐怕用不上了。

辛辣讽刺,嬉笑怒骂,体现在这本小说里很多事,讲述起来非常接地气,很多章节可以当段子看,丝毫不枯燥,比如说谈论一个法院院长受贿的事——

我眨眨眼:“孟公大也要钱?”胡操性诡秘一笑:“不!人家孟院长多高啊,钱这么庸俗的东西,哪入得了他老人家法眼?一分不要!不过,嘿嘿,要古董!”
果然是大师级的。胡操性品着茶,不说自己,光讲别人:“秦立父是你师父,对吧?2001年他送了一对瓷瓶,北宋的,193万。孟院长问他:假的吧?真的我可不收。秦立夫多聪明啊,马上承认:假的,一个15,俩30。孟院长说按道理假的我也不该收,不过这瓶儿还有点实用价值,插插花什么,啊,这样吧,算我买你的,30块你拿着!秦立夫也不推辞,193万卖了30块,还得感恩戴德地给他打收条。”
我目瞪口呆,胡操性娓娓道来:“那叫收藏家,知道不?林则徐的长轴,汪精卫的斗方,文征明的山水,徐文长的花草,这些——不算什么!有一尊秦朝的鼎,就这么大,”他两手比划了一下,“摆在书房门口,满身铜绿,说是他小舅子自己拿生铁焊的,操他妈!他小舅子是秦始皇啊?值多少钱?这个数,”他伸出食拇二指,“800万!最少!”

3、鲜活的人物

中国古代小说,公认人物塑造能力最强的是水浒,金圣叹说,《水浒传》只是写人粗鲁处,便有许多写法。如鲁达粗鲁是性急,史进粗鲁少年任气,李逵粗鲁是蛮,武松粗鲁是豪杰不受羁绊,阮小七粗鲁是悲愤无说处,焦挺粗鲁是气质不好。

《原谅我红尘颠倒》里,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坏人,但这些人坏的特点又各不一样,比如都是贪财,但任红军是招摇撞骗,马明峰是贪婪心黑,都是好色,曾晓明和老丁又不一样。曾晓明吹牛加满口仁义道德,心里全是男盗女娼,老丁则是毁人不倦,始乱终弃。

慕容雪村特别擅长用三言两语就勾勒出一个人物特点,例如书里魏达后来招聘的助理周卫东,出场不多,但短短几段,就把这个人精明、势利、厚黑的形象刻画的活灵活现。

面试时——

跟周卫东聊了一会儿,我十分满意,小伙子是中国政法大学的硕士,之前在成都做过销售,工作有经验,专业也扎实,口才更是了得,说了半个小时,满屋子天花乱坠。

我问他:“做一个律师助理,最重要的是什么?” 他侃侃道来:“第一,忠诚;第二,踏实;第三,细心——注意一切细节,尽量不出错;第四,多做事,少开口;第五……” 我说行了,你对薪水有什么要求?他看看我:“没要求,给多少就拿多少,重要的是学到东西。”

我笑笑,说你下周一来报到吧,我也不亏待你,试用期二千五百,转正后三千,干得好还有奖金。他一躬到地:“谢谢师父!”我笑笑,想这小子真不错,精明干练,应对得体,比上一个强多了。

魏达身陷囹圄后——

第二天打周卫东手机,他毕竟是我徒弟,说了不少宽心话,说他去了另外一个所,让我多保重。 我问他:“卫东。 你能不能……”还没说完,他扯着嗓子叫起来:“喂?喂?我听不见。 师父,喂?你说什么?喂?他妈的,这是什么破信号!”我无言而笑,想不愧是我的好徒弟,这么高明的花招都学会了。

4、行业秘辛

我们说鬼吹灯好看,是因为作者收集并创作了很多关于摸金校尉的内行传闻,马伯庸的古董局中局也是如此。

同样,《原谅我红尘颠倒》里写了很多律师的门道潜规则,比如怎么欺骗吓唬当事人,怎么忽悠法官,对待不同的案情该如何投机,几乎每个章节的开头,都有一段对法律离经叛道的解读。这里选一段胡主任总结的律师拜见法官的话,大家可以看看,

“案子分派到业务庭了,你去找经办法官,你是个小律师,也没什么来头。法院那么多人,有话不敢说,有钱不敢送,谈几句案情人家就轰你走,怎么办?——跟他要个私人号码。他要不给,或者让你打办公室电话,这事没戏了,按法律办吧。他要肯给,这就有一成指望了;你拿了号码也别耽误人家时间,给他发条短信:某法官,我是某案的代理律师某某,刚入行,没什么经验,希望您多多指教,冒昧地问一句:我能跟您保持联系吗?他要不回,这事没戏了,按法律办吧。他要肯回,这就有两成指望了。律师行的信息都是公开的,自己不了解,可以找别的律师问:某法官最喜欢什么?如果喜欢酒,你就买瓶20年的茅台;喜欢茶,你就弄点上好的龙井碧螺春;喜欢女人最简单,满街都是卖的;如果他喜欢文学——这样的法官我还没见过——你就拉个诗人作陪。了解清楚再给他发条短信:某法官,周末有没有空?想请您帮个小忙。有人给我一瓶酒,据说挺贵,但不知道真假,想请您帮忙鉴定一下。他要不理你,这事没戏了,按法律办吧。他要肯接招,这就有三成指望了。只要他肯出来,一定做好了心理准备,你点一桌子菜,口口声声叫他老师。茶和酒怎么鉴定?——喝了!女人怎么鉴定?——干了!喝了干了他就欠你一份人情,也别急着谈案子,交朋友要像交朋友的样子!喝美了,干爽了,恭恭敬敬送他回家,都是明白人,谁心里没个数?这就有四成指望了。改天你再约他,也不用铺张,四菜一汤就行,也别去太贵的馆子,没那个必要。让当事人准备好红包,扎扎实实地送一笔钱,他要不肯收,转身就走,难道你拉住他?这事没戏了,按法律办吧。如果他只是嘴上拒绝,身子不动地方,这就有五成指望了。这顿饭别匆忙结束,吃上几个钟头,法官总得上厕所吧?你把钱放到他包里。吃完喝完,该分手了,你拍拍他的皮包,说某法官,那案子就请您多费心了。他要立马开包检查,把钱退给你,这事没戏了,按法律办吧。如果他只是微笑点头,却不开包,那就有六成指望了。剩下三成都好办:基本事实、材料组织、法庭辩论。为什么只有九成?——记住我的话:天下没有必胜的官司,做到九成熟透,便是律政精英!”

而魏达作为一个律师里的老油条,在书中的实操行为就更多了。

5、禅意中的黑色幽默

慕容雪村对佛教很感兴趣,写这本书时他大半时间都待在拉萨,在书里面添加了很多禅宗的元素,比如黄粱路、南柯路、范阳路、曹溪监狱、首阳法院……

黄粱和南柯大家都熟悉不多解释,范阳是六祖慧能的老家,曹溪是他南逃后讲经说法的所在,首阳则是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饿死的地方。

慕容雪村还在书里塑造了一个高僧海亮。

慕容雪村接受过一次采访,如果他要找《原谅我红尘颠倒》这本书里的一个人做朋友,他会选海亮。

因为这个和尚虽然虚伪但很可爱。

海亮刚登场时,一派大师风范:

3年前第一次见到海亮,是个晴朗的秋日下午。天高云淡,黄叶飘零,我们在石崖上谈了整整3个小时,这和尚口若悬河,时有妙语:“草木皆有佛性,菩提不外人心。”“不躁不亢,不佞不媚,是为君子。”我啧啧叹服,当时就拜了师。黄昏时一起用了素斋,到他的房间继续畅谈,海亮越发得意,从人间婆娑世界讲到东方琉璃世界,又从东方琉璃世界讲到西方极乐世界,三世佛招之即来,百金刚效命麾下,更有大神通、大造化、大法力,祭起法宝就能丢翻美利坚,说到兴起处,这和尚秃头铮亮,缁衣生尘,山峦间花瓣乱飞。一直聊到很晚,我起身告辞,刚下楼就停电了,满山漆黑,我有轻微的夜盲症,在夜里跟瞎子差不多,只好上去找他借手电筒,这和尚刚点上蜡烛,我告诉他:“师父,外面太黑了,看不清路。”他看我良久,忽然笑起来,一口吹灭了蜡烛,在黑暗中对我说:“去吧,现在外面不黑了。”

但实际呢,海亮也是世俗中人,用着奢侈品,看着流行小说,心中对钱看得很重,

我悄悄进去,发现老秃新添了不少装备:两双名牌皮鞋,一个蒸汽熨斗,桌上放着LV真皮钱包,旁边还有一本《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作者名字极骚,估计是个日本人。四壁挂着不少条幅,有替天行道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有视死如归的: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白鸟淹没,秋水连天。有诃佛骂祖的:佛是庭前柏树子,东来只为麻三斤。最后一幅拿自己开涮:君子不近僧尼。我一下笑了,拿起那本《成都》翻了翻,海亮一把夺去,说这书不值一看,是阿弥陀佛的垃圾。

还有一段:

振兴中学是家私立贵族学校,董事长叫周振兴,也是个传奇人物,几年前南下深圳,遇到了一位做化妆品的大老板,几年打拼,老板给了上千万。后来老板车祸死了,周某人百般用心,终于娶到了老板的遗孀。那女人姓韩,长得倒有几分姿色,不过一脸戚苦,让人望而却步。吃饭时她坐海亮旁边,长发碰光头,不知在嘀咕什么,众人正喝得高兴,忽听海亮一声断喝:“韩女士,不必问了,你有心魔!心魔不除,所在即为地狱,心有菩提,处处都是丛林,何必非要出家?”这老秃忘乎所以,把这里当成他们庙了,公然搞他那套棒喝大法,也不知替人避讳。周老板的脸当时就沉了下来,阴森森地瞪那女人,一副“看我怎么收拾你”的表情。这饭吃得就没意思了,我们赶紧告辞,路上我问那女人怎么回事,和尚忿然:“神经病!腰缠几千万,非要当尼姑!”这话说漏了,赶紧辩解:“当然啊,不是钱的问题,关键……关键她不是修行之人。”我狂笑,正想奚落两句,一个陌生人打电话进来,开口官气十足:“你是不是魏达?”

如果看过《天堂向左,深圳往右》,就能认出来这里面出现的周老板和韩女士,就是肖然的助理和前妻,当然在这部书里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海亮的态度,“神经病!腰缠几千万,非要当尼姑!”然后发现说漏了赶紧辩解,非常可爱。

既相信宿命,又有着讽刺,两者结合到一起,读起来非常的黑色幽默。

《原谅我红尘颠倒》这本书文学水准很高,但书中价值观和人生观显得不那么正能量。为此,慕容雪村还和常年合作的出版人路金波闹翻,路金波说:“小说倒是不错,但你人品真是有问题。”慕容雪村回应说,这是因为路金波不会读书,与很多骂娘的网友一样,没有把小说作者和主人公分开,“你骂人物可以,但不能骂作者呀。”他还表示,人性本来就有善恶两面,“我是把世间的”破处”指给你看,让你从中读出善来。”

一部复杂的作品不应该简单化,标签化,就像无数多纷纭杂沓的情感和经历造就了了一个个相似,但又不一样的人,不能简单的一概而论。金宇澄说,复杂的人性变化,有各种各样的个人原因,活到一定年龄就会体会到人越来越复杂,人不是用简单的正反两面就可以涵盖的,对《原谅我红尘颠倒》也是,我们要看到其中人物成长变化的过程。

唐朝徐茂公有段自述的名言:“十二三时为无赖贼,逢人便杀;十四五时为难当贼,心有不快便杀;十六七为佳贼,临阵乃杀人;二十以后用兵以救人。”

而十八岁的魏达立志学法,一心杀贼;二十四岁的魏达依然是个好人,却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等到这本书的故事发生,魏达三十七岁,再跳不出这污浊的河,红尘沦落太久,已经渐渐变成了贼。

魏达,或者说慕容雪村的人生,和徐茂公的经历恰好相反,也许,这才是他们的无奈,才是他们的红尘颠倒。

(0)

大家喜欢

客服
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