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王魏婴觞诸侯文言文答案 梁王魏婴觞诸侯文言文翻译

梁王魏婴(shāng)诸侯于范台。酒酣,请鲁君举觞。

1、梁王:指魏惠王,魏氏,名罃(yīng),又称梁惠王,魏武侯之子,前371年~前319年在位,魏惠王时是魏国鼎盛时期,魏惠王由安邑迁都大梁(今开封西北)后,魏国亦称梁国,前334年,魏惠王和齐威王在徐州会盟,互相承认对方为王,史称”徐州相王”; 2、觞:古时酒杯,此作动词,犹言宴请; 3、鲁君:即鲁共公,鲁国第三十任君主,鲁穆公之子。

[译文]魏惠王魏婴在范台宴请各国诸侯。酒兴正浓的时候,魏惠王向鲁共公敬酒。

鲁君避席择言曰:“昔者帝女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之,遂仪狄,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

1、兴:起身; 2、避席:古人席地而坐,离开坐席而起表示敬意;择言:择善而言; 3、帝女:传为尧(或舜、禹)的女儿;仪狄:相传禹时发明酿酒的人,一说“仪狄”即为帝女之名; 4、甘:甜美,此作动词; 5、疏:疏远; 5、绝旨酒:戒绝美酒。

[译文]鲁共公站起身,离开自己的坐席,正色道:“从前,帝女让仪狄酿造美酒,酒味醇美。仪狄把酒献给了禹,禹喝了也觉得味道醇美。于是疏远仪狄,戒绝了美酒,并且说道:‘后代一定有因为饮酒而王国的。’

齐桓公夜半不(qiè),易牙乃煎、熬、(fán)、,和调(tiáo)五味而进之,桓公食之而饱,至旦不,曰:‘后世必有以味亡其国者。’

1、齐桓公:即公子小白,春秋五霸之首,与晋文公并称”齐桓晋文”,前685~前643年在位; 2、赚:通“慊”,快意; 3、易牙:亦作“狄牙”,齐桓公的宠臣,善烹饪; 4、燔:火烧;炙:火烤。

[译文]齐桓公半夜觉得肚子饿,想吃东西。易牙就煎熬烧烤,做出美味可口的菜肴给他呈上,齐桓公吃得很饱,一觉睡到天亮还不觉得饿,说:‘后代一定有因贪食美味而使国家灭亡的。’

晋文公南之威,三日不听朝,遂推南之威而远之,曰:‘后世必有以色亡其国者。’

1、晋文公:名重耳,是晋国的第22任君主,前636年~前628年在位,献公之子,是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 2、南之威:即南威,春秋时美女。

[译文]晋文公得到了美女南威,三天没有上朝理政,于是就把南之威打发走了,说道:‘后代一定有因为贪恋美色而使国家灭亡的。’

楚王强台而望崩山,左江而右湖,以临(páng)(huáng),其乐忘死,遂盟强台而弗登,曰:‘后世必有以高台、(bēi)亡其国者。’

1、楚王:指楚庄王; 2、强台:亦称荆台,即楚灵王所造的章华台,在今湖北监利县西北;崩山:又名京山,在今湖北武当山东南,汉水南岸; 3、彷徨:即方皇,水名; 4、 陂池:池塘。

[译文]楚庄王登上强台远望崩山,左边是长江,右边是大湖,从上向下望,觉山水之乐而忘记人之将死,于是发誓不再登台。后来他说:‘后代一定有因为修高台、山坡、美池,而致使国家灭亡的。’

今主君之尊,仪狄之酒也;主君之味,易牙之调也;左白台而右(lǘ),南威之美也;前夹林而后兰台,强台之乐也。有一于此,足以亡其国。今主君兼此四者,可无戒与(yú)!”梁王称善相属(zhǔ)。

1、白台、闾须:皆美女名; 2、夹林、兰台:皆名胜景观; 3、称善相属:即连声说好。

[译文]现在您酒杯里盛的好似仪狄酿的美酒;桌上放的是易牙烹调出来的美味佳肴;您左边的白台,右边的闾须,都是南之威一样的美女;您前边有夹林,后边有兰台,都像在强台一样的快乐。这四者中占有一种,就足以使国家灭亡,可是现在您兼而有之,能不警戒吗?”魏惠王听后连连称赞谏言非常之好。

《鲁共公择言》全文:

王魏婴觞(shāng)诸侯于范台。酒酣,请鲁君举觞。

鲁君兴,避席择言曰:“昔者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

齐桓公夜半不嗛(qiè),易牙乃煎、熬、燔(fán)、炙,和调(tiáo)五味而进之,桓公食之而饱,至旦不觉,曰:‘后世必有以味亡其国者。’

晋文公得南之威,三日不听朝,遂推南之威而远之,曰:‘后世必有以色亡其国者。’

楚王登强台而望崩山,左江而右湖,以临彷(páng)徨(huáng),其乐忘死,遂盟强台而弗登,曰:‘后世必有以高台、陂(bēi)池亡其国者。’

今主君之尊,仪狄之酒也;主君之味,易牙之调也;左白台而右闾(lǘ)须,南威之美也;前夹林而后兰台,强台之乐也。有一于此,足以亡其国。今主君兼此四者,可无戒与(yú)!”

梁王称善相属(zhǔ)。

清 林云铭《古文析义》评:

四桩事,凡有国者必不能废。但酒病在甘,味病在至旦不觉,色病在三日不朝,台病在其乐忘死,溺于此必荒于政,所以能亡国,惟戒其不甚而已。此鲁君因酣后再请举觞,故连类及之,但不可把与老学究读坏却也。

                       
(0)

大家喜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