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最唯美的名字 诗经名句唯美千古绝句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离开的时候是春天,万条垂下绿丝绦;如今我回来,已是皑皑白雪……这打仗啊,一打就是数年,寒来暑往,怎能不叫人感慨。“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回来的时候啊,一切都物是人非……

你说这《诗经》美在哪儿?美在浑然天成。仿佛天降一般。这里没有著名诗人,没有著名作家,都是老百姓的有感而发。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让我遇见如此美的人?美啊美啊,我到底该拿这么美的人儿怎么办呢?

这句诗词也出现在《倾城之恋》里范柳原与白流苏百转千回在一起的某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这是一种穿破世俗的理解与温良,这是一种历尽沧桑之后的温柔与体贴。这也是张爱玲擅长的表达。张爱玲可以说是近现代小说写得顶级的作家,她把语言运用得恰如其分。与其说是她把语言运用得千古一绝不如说她的骨子里雕刻着卓越的浪漫。而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看到她的自私,刻薄,不近人情和冷漠。可是谁曾知道她把心掏出来给别人,别人踩了踩就扔了。她能不疼吗?能不吗?一个冷漠,自私的人她不可能写出温暖到极致的感情!

写作是一种能量的付出,一种感情的付出!作者笔下的人物就是作者的心。“绸缪束薪,三星在天。绸缪束刍,三星在隅。绸缪束楚,三星在户。”:把柴火绑得更紧些,你看天上的参星亮晶晶。把牧草扎得更多些,你看东南的参星正闪烁。把荆条捆得更紧些,你看天边的参星照在门。今天的到底是什么日子,见到如此美的人儿?美呀美呀,我到底该拿这么美的人儿怎么办呢?《诗经》有一个妙处,它甚至是有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诗经》里记录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很多篇都来自于民间,来自于老百姓。

我有时候在感慨我们现在的词汇量动不动就是一句:“哇!好漂亮!”“绝绝子!”“永远的神!”“穷叉叉!”……也不是说这些词不好,只是觉得表达浅显,不够入心,不够优美。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吃喝拉撒,还有高级的追求,比如:“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这是古人对小伙爱慕姑娘的一段表达,而我们习惯其他表达,我不说,大家都知道。

所以说,《诗经》千古一绝,闲暇时刻多看看给生活增加意境,给设计增加灵感,给创意提升品位。《诗经》值得我们阅读,再次阅读。

古人的感情我们有,却道不出万般情……

你猜问题出在哪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angmengsi.com/4795.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