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诗意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翻译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追往事,叹今昔,念故国,情难抑,这是辛弃疾写这首词的心境。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年),辛弃疾任江西提点刑狱,驻节赣州,途经造口(今江西省万安县西南60里),回想四十年前,宋高宗时,金人曾渡江追击隆祐太后御舟,金兵赶到造口,望江而叹,只得无功而返。皇太后逃到赣州才脱离危险。作者至此,郁然情发,遂作此词。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郁孤台,在今天江西省赣州西南的贺兰山上,因“隆阜郁然,孤起平地数丈而得名”,清江:赣江与袁江合流处旧称清江。作者登上郁孤台,俯看日夜不停流动的清江水,由感而发,这不是水,这是沦陷区父老乡亲所流出的眼泪啊。

公元人1126年.金兵越过黄河,一路南下,在北宋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打到开封城下(是宋朝都城,史称东京,又称汴梁、汴京),宋徽宗和宋钦宗与一部分皇族成为金国的俘虏。开封沦陷后,康王赵构带领群臣南迁,史称“衣冠渡江”,衣冠是渡过长江了,开封城以北的老百姓却无法渡过长江,沦为金国的奴隶,成为待宰的羔羊。金兵所至,燒杀抢掠,无恶不做。生灵涂炭,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金人除了疯狂地搜刮粮食和钱财,还把大量的汉人抓去,像牲畜一样明码标价出售。北宋末年黄河以北的人口超过千万,在金国统治数年后,一下子骤减至三百万左右。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长安

(今陕西西安,是隋、唐的都城),这里代指宋朝都城开封,远望故国都城,烽烟四起,在金兵的铁蹄之下过着民不聊生、朝不保夕的日子,可怜万里河山笼罩在腥风血雨的阴霾之下,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故都曾经的繁华一去不复返了,只剩下一片狼藉废墟,詩人对此境况,情何以堪?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明朝卓人月在《古今词统》中说:“忠愤之气,拂拂指端”,描述了詩人写词时胸中一股浩然之气,义愤填膺,激越之情力贯指端,透过笔尖,在墙壁上笔走龙蛇,挥毫泼墨,写下这首慷慨激昂的词作,哪怕主和投降派如山一样阻挡,詩人所代表的忠义之士也会像东流的江水,前赴后继,与侵略者斗争到底。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詩人面对江水,向晚的风吹过,传来一声声鹧鸪鸟凄苦的啼鸣,好似在说:“行不得也哥哥”,听的詩人愁肠百结,唏嘘不禁。唐圭璋在《唐宋词简釋》中说:“此首书江西造口壁,不假雕脍,自抒悲愤。小词而苍莽悲壮如此,诚不多见。盖以直情郁勃,而又气魄足畅发其情。起句从近处写水,次从远处写山。下片,将山水打成一片,慨叹不尽。末以愁闻鹧鸪作结,尤觉无限悲愤。”

                       
(0)

大家喜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