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适的送别的千古名句 高适的送别诗有哪些

Tips:如果使用中遇到了问题,请手动返回并刷新页面,也可以联系最右侧的客服微信。我们将在工作日内尽快回复。祝君好运!

有聚就有散,有来就有去。这是一种情怀,这种情怀,叫离别。

离别,总是一个千百年来也逃不开的话题,在中国古代的唐诗当中,有一种专为离别而写的诗,这类诗歌叫送别诗。

送别诗,就是专为送别而作。

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社会,去一个地方,往往要走很长时间,这一路上还有不可预测的困难。也就是说,一次离别,有可能就是永世诀别,或许再也不会相见了。

唐代著名边塞诗人高适,曾留下很多的送别诗。

—01—

离别的时候,总是让人联想到一种悲悲戚戚的场景,所谓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这是女人家的娇羞带来的送别,扭扭捏捏的,好不大气。有一种大气的送别诗,它荡开了格局、激荡了气势、提高了意境。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六翮飘飖私自怜,一离京洛十余年。

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

这首别董大其实是两首。

在公元747年春天,吏部尚书房琯被贬出朝,门客董庭兰也离开长安。

这年冬天的时候,高适与董庭兰在河南睢阳详见,高适写了这首诗。

从这两首诗的内容来看,是写高适与董大久别重逢,经过短暂的聚会以后,又各奔他方的赠别之作。

第一首诗写的胸襟开阔,因别离而一扫缠绵忧怨的老调,雄壮豪迈。这首诗堪与王勃的《送杜少府任蜀川》中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情境相媲美,有异曲同工之妙。

高适与董庭兰同是天涯沦落人,他俩都处在困顿不达的境遇之中。一番相遇,贫贱相交,心中发出了深沉的感慨。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这两句写的意境高远,把寥廓的境界,融入送别当中,来抒发别离的心绪,感情非常深挚。

高适这首诗的第一篇之所以写的胸襟开阔,就是意境高、格局大、气势宏的缘故。

落日黄云,大野苍茫,这是北方冬天独有的景象,在南方的小桥流水和烟雨迷蒙中,是难以见到的。

太阳落山了,黄昏渐渐来临,北风凛冽,漫天的大雪在空中纷飞。这个时候,仰头看到天空中飞行的大雁,在这恶劣的大雪天,它们还在云里穿梭。

这何尝不似如人一般。

既然要离别了,那有什么好怕的呢?

这一去你不要担心遇不到知己,天下哪个人不知道你董庭兰。

这话说得多么响亮,多么有力,多么富有自信。

高适在慰藉的语言中充满着信心和力量,激励朋友抖擞精神去奋斗、去拼搏。在慰藉的语言中充满信心和力量,鼓励朋友前行,大胆的向前走。

因为高适与董庭兰是知音,所以说话才朴质而豪爽。又因为他们两个遭遇相同,都沦落天涯,故而,才以希望相互慰藉。

朋友之间,就要相互鼓励和扶持,如果看到一方有难,一方袖手旁观,那还算什么朋友呢?

高适的送别诗,区别于缠绵悱恻的送别,它是一种慷慨激昂的送别,是发自肺腑的诗作。

它以真诚情谊,坚强信念,为灞桥柳色与渭城风雨涂上了另一种豪放健美的色彩

—02—

有一种离别叫出外征战。

胡虏入侵,边城紧急,将士要亲赴边疆,保家卫国。

这样的送别更是悲壮。

因为战争的无情和残酷,随时都有可能马革裹尸还,甚至有可能马革裹得只是一两件残存的盔甲。这样的送别就是一首壮丽的悲歌。

践更登陇首,远别指临洮。

为问关山事,何如州县劳。

军容随赤羽,树色引青袍。

谁断单于臂,今年太白高。

唐朝天宝十一年的秋冬之际,高适离开长安,赴任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幕中掌书记的途中,经陇山,遇到向临洮送兵的白少府,看到浩浩荡荡的新兵队伍,他写下了这首《送白少府送兵之陇右》。

朋友远行,是因为边疆的战事,士卒在五更天就出发登上了陇山。

高适遇到了白少府。

“老白,又见面了。”

“老高,好久不见。”

“老白,你这上哪去?”

“兄弟,军情紧急,来日在叙,保重。”

“保重!”

寒暄几句,就离别了。

分手之后,东方欲晓之时,就要赶到陇山,攀援登临其山岗之上,而这一行要到的地点,就是处在遥远西北边塞的临洮。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走的匆忙,说话也匆忙,离别更匆忙。

日夜兼程,行色匆匆,人马迅急,这是因为前方军情紧急,形势逼人。晚一步,就有可能贻误战机,晚一步,就有可能让战局千变万化。

所以,兵贵神速,要快,再快,更快。

这不禁让人想到杜少陵的《兵车行》: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离别时多么悲痛,但有了仗,一定要打。

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

虽然在高适的这首送别诗中,没有一点这种征人出征、亲朋相送的场景,但有的却是义无反顾的豪雄气概。

高适的笔下,赶赴边塞的征人军容严正,刀枪林立,人不离鞍,马不停蹄,白少府就在其中。由于他们行军焦急,从而使这疾行猛赶、奋勇挺进的行军队伍中忽隐忽现、忽前忽后地闪现着标志着县尉作为使臣所执旌节上的羽饰;而道路两旁的林木,苍苍的树色中也不时有县尉所穿青袍的闪现。

这既刻画出行者随军奋勇前进,风尘仆仆的劳苦形象,更刻画了行者一往无前的气概,以其随身装束之色彩,传出士卒昂扬奋发之神态,从而给我们展现出一幅气势豪雄的千里行军图。

—03—

还有一种离别,是同病相怜的离别。两个人都遭受了同样的境遇,收到了同样的打击,以前在一个朝堂上为国效力,为君上分忧,现在你我被贬,可算是处江湖之远,担心君上啊。

嗟君此别意何如,驻马衔杯问谪居。

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

青枫江上秋帆远,白帝城边古木疏。

圣代即今多雨露,暂时分手莫踌躇。

这首《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是一首送别诗,也是一首边塞诗,高适同时送别两个人,且两人均为遭贬而迁,心中很是不舍。

李少府和王少府都被贬斥,可以说是满腹愁怨,而眼下,他们又要分别,各自去往被贬的地方,高适深表同情和惋惜。

自此,朝中又少了两个朋友。

既然你们要走,我送送你们。

此去长沙,路途遥远,四野荒凉,如果在那荒远之地,听到凄厉的猿啼,怎么能不让人流下感伤的眼泪呢。

高适针对李、王二少府远贬的愁怨和惜别的忧伤,进行了语重心长的劝慰,对前景作了乐观的展望。

这首诗中,最后一联中的圣代雨露,是古代文人诗中的惯用之语,这里用来和贬谪相连,也还深藏着婉曲的微讽之意。在最后一句暂时分手莫踌躇中,说明了这次外贬,分别只是暂时的,你们不要犹豫不前,将来定有重归之日。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去长沙,早晚有一天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再相聚。

有聚就有散,有来就有去。还有一种情怀,这种情怀,叫重逢。

不一样的文章,不一样的精彩,

(0)

大家喜欢

客服
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