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道理感悟人生 开早会分享励志小故事

亚美尼亚大地震,在首府叶里温,一对埋在屋瓦堆下,长达八天之久的母女,奇迹般地被救出了。那年仅三岁的幼女,所以能熬过既无食物、又无饮水,而且阴湿寒冷的八天,她是因为躲在母亲的怀抱中,而且──她的母亲刺破手指,让孩子吸吮自己的血液,吸取养分,以维持不死。

读到这段新闻,我的眼眶潮湿了!一对母女紧抱的画面,在我脑海浮现。那闭着眼、孱弱的,不断吸吮着母亲沁着鲜血手指的孩子,和以她全部的生命、盼望、温暖,护卫幼儿的伟大的母亲。

这使我想起多年前读到的一个报导:

考古学家,在被火山岩浆淹埋的庞贝古城,找到那似乎中空的岩层,凿出一个孔,灌进石膏,等凝结之后挖出来,竟呈现一个母亲紧紧俯身在幼儿身上的石膏像。

于是那一千九百年前,降临了灾难的庞贝,也便在我眼前出现,瞬息掩至的滚滚熔岩,吞噬了不及逃跑的人们。一个母亲眼看无路可走,屈身下来,以自己的背、自己的头,与紧紧环着幼子的四肢,抗拒明知无法抗拒的火般的岩浆。

于是母子都凝固了,凝固在火成岩之间。

那石膏像是什么?是凝固的、伟大的、永恒的母爱,让千百年后的人们,凭吊哀伤。

上帝创作的最伟大的东西,不是万物,不是宇宙,而是爱!我十分不合逻辑,甚至执着地认为,上帝在创造一切之前,先创造了爱,而那爱中最崇高的则是──母爱。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我等待幼女出生时,在纽约西奈山医院见过的画面。哪里像国内,将初生的幼儿,立刻推进婴儿房,而是刚剪完脐带,就交到产妇的手上,叫母亲贴胸搂着好几个钟头。

当那些产妇在狂呼猛喊、尖叫挣扎,终于把孩子生下之后,原以为会精疲力竭地被送出来。岂知,当他们搂着婴儿,被推过我眼前时,那面孔虽然少了血色,却泛着一种特殊的光辉。

那真是光辉!一种温馨而崇高的光辉,从她们依然留着泪痕的脸上,实实在在地放射出来。那是以自己的半条命换得的小生命啊!看她们紧紧地搂着幼儿,虽不是女人,我却能探知她们内心的感动。

别让任何人偷走您的梦

美国某个小学的作文课上,老师给小朋友的作文题目是:“我的志愿”。

一位小朋友非常喜欢这个题目,在他的簿子上,飞快地写下他的梦想。他希望将来自己能拥有一座占地十余公顷的庄园,在壮阔的土地上植满如茵的绿。庄园中有无数的小木屋,烤肉区,及一座休闲旅馆。除了自己住在那儿外,还可以和前来参观的游客分享自己的庄园,有住处供他们歇息。

写好的作文经老师过目,这位小朋友的簿子上被划了一个大大的红“X”,发回到他手上,老师要求他重写。

小朋友仔细看了看自己所写的内容,并无错误,便拿着作文簿去请教老师。

老师告诉他:

“我要你们写下自己的志愿,而不是这些如梦呓般的空想,我要实际的志愿,而不是虚无的幻想,你知道吗?”

小朋友据理力争:“可是,老师,这真的是我的梦想啊!”

老师也坚持:“不,那不可能实现,那只是一堆空想,我要你重写。”

小朋友不肯妥协:“我很清楚,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不愿意改掉我梦想的内容。”

老师摇头:“如果你不重写,我就不让你及格了,你要想清楚。”

小朋友也跟着摇头,不愿重写,而那篇作文也就得到了大大的一个“E”。

事隔三十年之后,这位老师带着一群小学生到一处风景优美的度假胜地旅行,在尽情享受无边的绿草,舒适的住宿,及香味四溢的烤肉之余,他望见一名中年人向他走来,并自称曾是他的学生。

这位中年人告诉他的老师,他正是当年那个作文不及格的小学生,如今,他拥有这片广阔的度假庄园,真的实现了儿时的梦想。

老师望着这位庄园的主人,想到自己三十余年来,不敢梦想的教师生涯,不禁喟叹:

“三十年来为了我自己,不知道用成绩改掉了多少学生的梦想。而你,是唯一保留自己的梦想,没有被我改掉的。”

别人的优点

当我任教于莫理斯的圣玛丽学校时,他正就读于三年一班。班上三十四个学生和我都相处的非常融洽愉快,但是马克却让我感觉十分奇特,他的外表看起来非常地干净整齐,而他那种超级乐天知命的态度,让他偶而出现一两次的恶作剧,反而显得有点令人愉快了。

马克喜欢一直不停地讲话,而我必须一再地提醒他,发言前必须要获得老师的许可;然而,真正令我印象深刻的,却是每一次当我指正他的时候,他都会很诚恳地向我回答说:“修女、谢谢您指正我!”一开始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形,可是没有多久,我就已经习惯一天听到好几次这种回答了。

有一天早上,当马克又再度地一直说话的时候,我逐渐失去了我的耐性。然后,我,一个实习老师,作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盯着马克看,并且对他说:“如果你敢再说一个字的话,我就拿胶带把你的嘴巴封起来。”

结果不到短短的十秒钟,巧克就冒出了一句话来:“老师,马克又在说话了。”其实,我并没有请班上其他的同学帮我看着马克,可是既然我已经在全班面前宣布了要作处分,我就必须要付诸实行。

就好像是今天早上才刚刚发生的一样,那天早上的情景我还记得一清二楚。我走向我的桌子,故意以很夸张的动作打开我的抽屉,拿出一卷胶带;我什么话也没有说,慢慢地走向马克的座位,撕下两条胶带,然后在马克的嘴巴上面贴了一个大大的X,然后我就回到讲台上了。

接着我转头过去看看马克在作什么,结果我发现他对我眨眼睛,他居然在对我眨眼睛,我开始笑了。当我慢慢地走回马克的座位时,全班都显得十分兴奋,我撕下马克嘴上的胶带,然后耸一耸我的肩膀。他一开口就说:“修女、谢谢您指正我!”

在那一年的年底我被要求去教授国中的数学。紧接着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在我完全没有察觉的状况下,马克居然又来到我的课堂上了。

比起以前,他现在看起来更帅气了,也还是跟从前一样地彬彬有礼;因为在新教材的数学课里面,他必须非常专心地听我上课,所以他没有像他从前三年级的时候那么多话了。

某一个星期五,所有事情都显得不太对劲;我们这个数学班已经和一个新的数学观念纠缠了将近一个星期,而我可以感觉到学生已经感到厌倦,对他们自己感到失望,甚至对彼此有点迁怒。我感觉到我必须在情况失去控制之前,改善班上这种脾气暴躁的风气,所以我要求他们把全班同学的名字(自己的除外)写在两张纸上面,在每一个名字之间都预留一点空白,然后我请他们想一些别人的优点,写在名字与名字之间的空白上。

我们一起利用了那一堂课剩下的时间完成了这项工作,当学生离开教室的时候,他们将那两张纸交给了我。马克对着我说:“修女、谢谢您的教导,祝您有个愉快的周末!”

那个星期六,我把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分别写在一张张的纸上,然后我把每一个学生的优点记录在属于他们的纸上。星期一的时候,我把那些列出来的优点发给他们。没有多久,整个班级都很开心地笑着,我听到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在窃窃私语着:“真的吗?”“我从不知道人家会注意到这个?”“我都不知道人家这么喜欢我。”

没有人再在课堂上提到有关那张纸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在下课过后,有没有和他们的同学讨论,或是拿回家和父母亲一起研究,但,这个不是重点了。学生们又再度地对自己充满信心,而且相处融洽了。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几年以后,当我从一次假期中返回之时,我的父母到机场来接我,当我们一起开车回家时,妈妈问了我一些关于这次旅行的事情,像是天气、一些特别的经验等等,都是一些很平常的问题。在这种简单的对话中,我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沉寂。然后妈妈偏过头去看了爸爸一眼,然后说:“爸爸!”我的父亲清一清喉咙,就像是从前当他宣布重要事情的时候一样,然后他开始说:“马克的家里昨天晚上打电话来了。”

“真的吗?”我说:“这几年我都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我很想知道马克最近过的怎么样?”父亲很平静地说:“马克在越南阵亡了,明天就是葬礼,如果你出席的话,他的父母会很高兴的。”

直到现在,我仍然可以清楚地指出父亲跟我说这个消息的地点-门牌I-494号。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军人,静静地躺在军用棺材中,马克看起来好帅气、好成熟。在那个时刻,我脑袋中唯一的想法就是:马克,如果你能够起来和我说话的话,我愿意把全世界的胶带通通丢掉。

那个教堂挤满了马克的朋友,巧克的姊姊唱着“民主战争圣歌”。我则想着:“为什么在葬礼的日子都一定要下雨呢?墓园的附近已经够难走的了。”牧师作一些例行的祷告,乐队吹奏一些例行的哀乐,那些热爱马克的朋友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最后一次走向马克的棺木,向上面洒上圣水。

我是最后一个祝福死者的人,当我站在那里的时候,一个刚刚抬棺木的士兵走向我,并且问我说:“你是马克的数学老师吗?”我眼睛注视着棺材,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马克说了好多你的事情呢!”

在葬礼过后,马克从前的同班同学大部份都到巧克的农场用午餐。马克的父亲和母亲也在那里,很明显地,他们在等我。“我们有一些东西想要给您看。”他的父亲说。他从他的口袋中拿出一个皮夹,他说:“当马克死去的时候,他们找到了这个。我们想也许您认得它。”

他将包装纸小心翼翼地打开,拿出两张已经破损的笔记本内页,很明显的这两张纸之前是被胶带封起来的,而且已经被重复折叠过好多次了。我不用看,就知道那几张纸是我当初给马克,上面列着同班同学给他的赞美的那张纸。“很谢谢您为他作了这些”,他的母亲说:“您看到的,马克很珍惜它的。”马克的同班同学开始围绕着我们聚集起来了,查理笑得特别腼腆,他说:“我也还留着这张纸,我把它放书桌的第一层抽屉里。”巧克的太太说:“巧克叫我把这个放在我们的结婚纪念簿里。”“我也还留着,”马林接着说:“我把它放在日记里。”然后维琪伸手拿出她的随身笔记本,然后从她的皮夹中拿出那张已经破损皱折的纸,她眼睛眨也不眨地说:“我一直都随身带着这张纸,我想大家应该也都还留着自己的吧!”

最后我终于坐下来哭了,我哭,我为马克而哭,为再也不能见到他的朋友而哭。

作者:海伦·莫丝乐修女

律师的独子

我的爸爸是任何人都会引以为荣的人。

他是位名律师﹐精通国际法﹐客户全是大公司﹐因此收入相当好。

可是他却常常替弱势团体服务﹐替他们提供免费的服务。不仅如此﹐他每周都有一天会到励德补习班去,替那些青少年受刑人补习功课﹐每次高中放榜的时候﹐他都会很紧张地注意有些受刑人榜上是否有名。

我是独子﹐当然是三仟宠爱在一身﹐爸爸没有惯坏我﹐可是他给我的实在太多了。我们家很宽敞﹐也布置得极为优雅。爸爸的书房是清一色的深色家俱﹑深色的书架﹑深色的橡木墙壁﹑大型的深色书桌﹑书桌上造型古雅的灯﹐爸爸每天晚上都要在他书的桌上处理一些公事﹐我小时常乘机进去玩。

爸爸有时也会解释给我听他处理某些案件的逻辑。他的思路永远如此合乎逻辑﹐以至我从小就学会了他的那一套思维方式﹐也难怪每次我发言时常常会思路很清晰﹐老师们当然一直都喜欢我。

爸爸的书房里放满了书﹐一半是法律的﹐另一半是文学的﹐爸爸鼓励我看那些经典名著。

因为他常出国﹐我很小就去外国看过世界著名的博物馆。我隐隐约约地感到爸爸要使我成为一位非常有教养的人﹐在爸爸的这种刻意安排之下﹐再笨的孩子也会有教养的。

我在念小学的时候﹐有一天在操场上摔得头破血流。老师打电话告诉了我爸爸。爸爸来了﹐他的黑色大轿车直接开进了操场﹐爸爸和他的司机走下来抱我﹐我这才注意到司机也穿了黑色的西装﹐我得意得不得了﹐有这么一位爸爸﹐真是幸福的事。

我现在是大学生了﹐当然一个月才会和爸妈渡一个周未。前几天放春假﹐爸爸叫我去度假﹐在那里我家有一个别墅。爸爸邀我去沿着海边散步﹐太阳快下山了﹐爸爸在一个悬崖旁边坐下休息。

他忽然提到最近被枪决的刘焕荣﹐爸爸说他非常反对死刑﹐死刑犯虽然从前曾做过坏事﹐可他后来已是手无寸铁之人﹐而且有些死刑犯后来完全改过迁善﹐被枪决的人﹐往往是个好人。我提起社会公义的问题﹐爸爸没有和我辩论﹐只说社会该讲公义﹐更该讲宽恕。他说:“我们都有希望别人宽恕我们的可能。”

我想起爸爸也曾做过法官,就顺口问他有没有判过死刑。

爸爸说:“我判过一次死刑,犯人是一位年青的原住民,没有什么常识,他在台北打工的时候,身份证被老板娘扣住了,其实这是不合法的,任何人不得扣留其他人的身份证。他简直变成了老板娘的奴工,在盛怒之下,打死了老板娘。我是主审法官,将他判了死刑。

“事后,这位犯人在监狱里信了教,从各种迹象来看,他已是个好人,因此,我四处去替他情,希望他能得到特赦,免于死刑,可是没有成功。

“他被判刑以后,太太替他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我在监狱探访他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初生婴儿的照片。想到他将成为孤儿,也使我伤感不已,由于他已成另一个好人,我对我判的死刑痛悔不已。

“他临刑之前,我收到一封信。”

爸爸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已经变黄的信纸,一言不发地递给了我。

信是这样写的:

法官大人:

谢谢你替我做的种种努力,看来我快走了,可是我会永远感谢你的。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你照顾我的儿子,使他脱离无知和贫穷的环境,让他从小就接受良好教育,求求你帮助他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再也不能让他像我这样,糊里糊涂地浪费了一生。

XXX敬上

我对这个孩子大为好奇:“爸爸你怎么样照顾他的孤儿?”爸爸说:“我收养了他。”

一瞬间,世界全变了。这不是我的爸爸,他是杀我爸爸的凶手,子报父仇,杀人者死。我跳了起来,只要我轻轻一推,爸爸就会粉身碎骨地跌到悬崖下面去。

可是我的亲生父亲已经宽恕了判他死刑的人,坐在这里的,是个好人,他对他自已判人死刑的事情始终耿耿于怀,我的亲生父亲悔改以后,仍被处决,是社会的错,我没有权利再犯这种错误。

如果我的亲生父亲在场,他会希望我怎么办?

我蹲了下来,轻轻地对爸爸说:“爸爸,天快黑了,我们回去吧,妈妈在等我们。”

爸爸站了起来,我看到他眼旁的泪水,“儿子,谢谢你,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原谅了我。”

我发现我的眼光也因泪水而有点模糊,可是我的话却非常清晰:

“爸爸,我是你的儿子,谢谢你将我养大成人。”

海边这时正好刮起了垦丁常有的落山风,爸爸忽然显得有些虚弱,我扶着他,在落日的余晖下,向远处的灯光顶着大风走回去,荒野里只有我们父子二人。

我以我死去的生父为荣,他心胸宽大到可以宽恕判他死刑的人。

我以我的爸爸为荣,他对判人死刑,一直感到良心不安,他已尽了他的责任,将我养大成人,甚至对我可能退出他的生命,都有了准备。而我呢?我自已觉得我又高大﹑又强壮,我已长大了。只有成熟的人,才会宽恕别人,才能享受到宽恕以后而来的平安,小孩子是不会懂这些的。

我的亲生父亲,你可以安息了。你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我今天所做的事,一定是你所喜欢的。

一碗汤面

这个故事是十五年前的十二月三十一日,也就是除夕夜,发生在日本札幌街上一家“北海亭”的面馆里。除夕夜吃荞面条过年是日本人的传统习俗,因此到了这一天,面馆的生意特别好,北海亭也不例外,这一天几乎整天都客满,不过到晚上十点以后几乎就没有客人了,平时到凌晨,街上都还很热闹的,这一天大家赶回家过年,因此街上也很快就安静下来。

北海亭的老板是个憨憨傻傻的老实人,老板娘倒很古道热肠,待人亲切。除夕夜,最后一个客人走出面馆,老板娘正打算关店的时候,店门再一次轻轻地被拉开,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小男孩走进来,两个孩子大约是六岁和十岁左右,穿着全新的一模一样的运动服,那女人却穿着过时的格子旧大衣。

“请坐!”听老板这么招呼,那个女人怯怯的说:“可不可以…来一碗…汤面?”背后的两个孩子不安地对望了一眼。

“当然可以,请这边坐!”老板娘带着他们走到最靠边的二号桌子,然后向厨台那边大声喊着:“一碗汤面!”

一人份只有一团面,老板多丢了半团面,煮了满满一大碗,老板娘和客人都不知道。母子三人围着一碗汤面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悄悄地谈着,“好好吃哟!”哥哥说。

“妈,您也吃吃看嘛!”弟弟说着,挟了一根面条往母亲嘴里送。

不一会儿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同声夸赞:“真好吃,谢谢!”并且微微了鞠了一躬,走出面馆。

“谢谢你们!新年快乐!”老板和老板娘同时这么说。

每天忙着忙着,不知不觉很快地又过了一年。又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这一天;迎接新的一年,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兴旺。比去年除夕夜更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过了十点,老板娘走向店门前,正想将门拉下的时候,店门又再度轻轻地被拉开,走进来了一位中年妇人另外带着两个小孩。老板娘看到那件过时的格子旧大衣,马上想起一年前除夕夜最后的客人。

“可以不可以…给我们煮碗…汤面?”

“当然,当然,请边坐!”老板娘一边带他们到去年坐过的二号桌子,一边大声喊:“一碗汤面!”老板一边应声,一边点上刚刚熄掉的炉火,“是的!一碗汤面!”

老板娘偷偷地在丈夫的耳朵旁说着:“喂,煮三碗给他们吃好不好?”

“不行,这样做他们会不好意思的。”丈夫一边这么回答,却一边多丢进半团面条到滚烫的锅子里,站在旁边一直微笑着看着他的妻子说:“你看起来挺呆板的,心地倒还不错嘛!”

丈夫默默地盛好一大碗香喷喷的面交给妻子端出去。母子三人围着那碗面,边吃边谈论着,那些对话也传到了老板和老板娘的耳朵里。

“好香,好棒,真好吃!”

“今年还能吃到北海亭的面,真不错!”

“明年能够再来吃,就好了!”

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又走出了北海亭。

“谢谢!祝你们新年快乐!”

望着这母子三人的背影,老板夫妇俩反覆谈论了许久。

这第三年的除夕夜,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的好,老板夫妇彼此忙到都没有时间讲话,但是过了九点半,两个人开始都有点不安了起来。十点到了,店员们领了红包也回去了,主人急忙将墙壁上的价目表一张一张往里翻,把今年夏天涨价的:“汤面一碗二百元”那张价目表,重新写上一百五十元。二号桌上面,三十分钟前老板娘就先放上一张“预约席”的卡片。

好像有意等客人都走光了才进来似的,十点半的时候,母子三人终于又出现了。哥哥穿着国中的制服,弟弟穿着去年哥哥穿过的稍嫌大一点的夹克,两个孩子都长大很多,母亲仍然穿着那件褪了色的格子布旧大衣。

“请进!请进!”老板娘热情的招呼着。

望着笑脸相迎的老板娘,母亲战战兢地说:“麻烦…麻烦煮两碗汤面好不好?”

“好的,请这边坐!”老板娘招待他们坐到二号桌,赶快若无其事的将那“预约席”的卡片藏起来,然后向里面喊着:“两碗汤面!”

“是的!两碗汤面!马上就好了呦!”老板一边应声,一边丢进了三团面进去。

母子三人一边吃面,一边谈着话,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站在厨台后面的老板夫妇也跟着感受他们的喜悦,内心也跟着喜悦起来。

“小淳和哥哥,妈妈今天要谢谢你们两个人啊!”

“谢谢?为什么?”

“是这样的,你们过世的爸爸所造成八个人受伤的车祸,保险公司不能支付的部份,这几年来每个月都必需缴五万元。”

“唉,这个我们知道呀!”哥哥这么回答。老板娘一动也不动的静静听着。

“本来应该缴到明年三月的,但是今天已全数缴完了!”

“哦,妈妈,真的呀?”

“唉,真的。因为哥哥认真的送报,小淳帮忙买菜做饭,使妈妈可以安心工作,公司发给我一份全勤的特别加给,因此今天就将剩下的部份就全部缴完了。”

“妈!哥哥!真是太好了,不过以后请让小淳继续做晚饭。”

“我也要继续送报纸。小淳,加油!”

“谢谢你们弟兄俩,真的谢谢!”

“小淳和我有一个秘密,一直都没有跟妈妈您说,那是十一月的一个礼拜天,小淳的学校通知家长要去参观教学课程,小淳的老师还特别附了一封信,说小淳的一篇文章被选为全北海道的代表,将参加全国的作文比赛。我听小淳的同学说才知道的,因此,那一天我代表妈去参观了。”

“真有这回事?后来呢?”

“老师出的题目是‘我的志愿’,小淳是以一碗汤面为题写的作文,还要当众读这篇作文。

“作文是这样写的:爸爸车祸了,留下很多债务,为了还债,妈妈从早到晚拚命工作,连我每天早晚认真送报的事,弟弟也全部写出来了。还有,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我们母子三人共同吃一碗汤面,非常好吃。三个人只叫一碗汤面,面店的伯伯和伯母竟然还向我们道谢,并且祝我们新年快乐!那声音好像在鼓励我们要坚强勇敢的活下去,赶紧把爸爸留下的债务还清!因此小淳决定长大以后要开面馆,当日本第一的面馆老板,也要对每一个客人说加油!祝你幸福!谢谢你!”

一直站在厨台里听他们对话的老板夫妇突然失去踪影,原来他们蹲下来,一条毛巾一人抓一头,拼命擦着不断涌出来的泪水。

“作文读完了,老师说:‘小淳的哥哥今天代表妈妈来了,请上来说几句话。’”

“真的?那么你怎么办?”

“因为太突然了,开始不知说甚么好。我就说:谢谢大家平时对小淳的关爱,我弟弟每天必须买菜做晚饭,常常会在团体活动中急忙地回家,一定给大家添了许多麻烦,刚刚我弟弟读一碗汤面的时候,我曾感到很羞耻,但是看见弟弟挺胸大声读完一碗汤面的时候,感到羞耻的那种心情才是真正的羞耻。

“这些年来,妈妈只叫一碗汤面的那种勇气,我们兄弟绝对不会忘记,我们兄弟一定会好好努力,好好的照顾母亲,今后仍然拜托各位多多关照我弟弟。”

母子三个悄悄地握握手,拍拍肩,比往年都快乐地吃完过年的面,付了三百元,说声谢谢!并且鞠了躬走出面馆,望着母子三人的背影,老板好像做个一年的总结结束似地大声说:“谢谢!新年快乐!”

又过了一年。

北海亭面馆过了晚上九点,二号桌上又放了一块“预约席”的卡片等待着,但是那母子三人并没出现。

第二年、第三年,二号桌仍然空着,三个母子都再没有出现。北海亭的生意越来越好,店内全部都改装过,桌椅都换了新的,只有那张二号桌仍然保留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许多客人都觉得奇怪,这样问。

老板娘就讲述关于一碗汤面的故事给大家听,那张旧桌子放在中央,对自己好像也是一种鼓励,而且说不定哪一天那三个客人还会再来,希望仍用这张桌子来欢迎他们。

那张二号桌变成了“幸福的桌子”,客人一个个传开去,有许多学生好奇,为了看那张桌子,专程从老远的地方跑来吃面,大家都特别定要坐那桌子。

又过了很多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北海亭附近的商店主人,到了除夕这天打烊以后,都会带着家眷集合到北海亭来吃面,一边吃,一边等着听除夕的钟声,然后大家一起到神社去拜拜,这是五六年来的习惯。

这一天过了九点半,先是鱼店夫妇端来一大盘生鱼片,接着又有人断断续续地带酒菜来,经常都集合了三、四十个人,大家都很热络;每个人都知道二号桌的由来,大家嘴里甚么都不讲,但是心里却想着那“除夕的预约席”今年可能又空空地迎接新年了。

有人吃面,有人喝酒,有人忙进忙出准备菜肴,大家边吃边谈生意上的事。连海水浴的事,谁最近又添了孙子,无所不谈,打成一片,像一家人,过了十点半,门突然再度被轻轻地被拉开。所有的人都停止谈话,视线一起朝向门口望去。

两个青年穿着笔挺的西装,手上拿着大衣走进来,大家松了一口气,继续恢复热闹的气氛,老板娘正准备说“抱歉,已经客满了”拒绝客人的时候,有一个穿和服的女人走进来,站到两个青年人的中间。

店内所有的客人都屏住呼吸,听那穿和服的妇人慢慢地说:“麻烦…麻烦…汤面…三人份可以吗?”

老板娘的脸色马上就变了,经过了十几年的岁月,当时年轻母亲和两个小孩的形象,和眼前这三人,她瞬间努力想把画面重叠在一起,厨台后的老板看傻了,手指交互的指着二个人,“你们…你们…”地说不出话来。

其中有一个青年望着不知所措的老板娘说:“我们母子三人,曾在十四年前的除夕夜叫了一份汤面,受到那一碗汤面的鼓励,我们母子三人才能坚强的活下去。

“后来我们搬到滋贺县的外婆家住,我今年已通过医师的检定考试,在京都大学医院的小儿科实习,明年四月将要来札幌的综合医院服务。我们礼貌上先来拜访这家医院,顺便去父亲的墓前祭拜,和曾经想当面店大老板未成、现在在京都银行就职的弟弟商量,有一个最奢侈的计划,就是今年除夕,母子三人要来拜访札幌的北海亭,吃三人份的北海亭汤面。”

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的老板夫妇,眼眶里溢满泪水。

坐在门口的菜店老板,把嘴里含着的一口面用力咯一声整口吞了下去,然后站起来说:“喂,喂,老板,怎么啦?准备了十年一直等待这一天来临,那个除夕十点过后的预约席呢?赶快招待他们啊!快呀!”

老板娘终于恢复神志,拍了一下菜店老板的肩膀,说:“欢迎,请。喂!二号桌三碗汤面”那个傻愣愣的老板擦了一下眼泪,应声说:“是的,汤面三碗!”

从现实的眼光来看,面店老板所付出的并不多,但是,即使那只是几个面团,和几声诚恳带有勉励,祝福之意的“谢谢,新年快乐!”却使正受残酷现实逼迫陷入困境的生命重获生机,这个故事给我们一启示:即是不要忽视自己对这个环境的影响力,也许你那些微真诚的关怀,就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无限的光明。

上一章 下一章

走进星星的世界

朗布利奇:“两个人同时向窗外观望,一个看到的是泥土,另一个看到了星星。”

有一个美国年轻军官接到调动命令,人事令上将他调派到一处接近沙漠边缘的基地。他不想新婚的妻子跟着他离开都会生活前往受苦,但妻子为了证明夫妻同甘共苦的深情,执意陪同前去。

年轻军官只好带着妻子前往,并在驻地附近的印地安部落中帮妻子找了个木屋安顿。该地夏天酷热难耐,风沙多且早晚温差变化大,更糟的是部落中的印地安人都不懂英语,连日常的沟通交流都有问题。

过了几个月,妻子实在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于是写了封信给她的母亲,除了诉说生活的艰苦难熬外,信末还说她准备回繁华的都市生活。

她的母亲回了封信跟她说:“有两个囚犯,他们住同一间牢房,往同一个窗外看,一个看到的是泥巴,另一个则看到星星。”

妻子倒不是真的想离开丈夫回都市,原也只是发发牢骚罢了!接到母亲的信件后,便对自己说:“好吧!我去把那星星找出来。”

从此后她改变了生活态度,积极的走进印地安人的生活里,学习他们的编织和烧陶,并迷上了印地安文化。她还认真的研读许多关于星象天文的书籍,并运用沙漠地带的天然优势观察星星,几年后出版了几本关于星星的研究书籍,成了星象天文方面的专家。

“走进星星的世界。”她常常在心底这样跟自己说。

打败自己的不是环境,而是自己。走进星星的世界,往往就能找到生命的依归与生活的目标,请不要抱怨环境让你无法一展长才,并努力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闪耀星星。

(0)

大家喜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