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友情的现代诗简短 关于友情的现代诗

当代诗词百首点评·亲情友情爱情卷(连载一)

评家简介

杨逸明,1948年8月生于上海。曾为中华诗词学会第二届、第三届副会长、《中国诗词年鉴》副主编。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云帆诗友会顾问,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有《飞瀑集》《新风集》《路石集》《晚风集》《当代诗词百首点评》等著作出版。

生查子·有感于情人节

采石山人

满街玫瑰香,洒向情人节。风至此时柔,月最此时洁。

问花情浅深,花与我轻说。浅也雪如花,深也花如雪。

【钟振振简评】风花雪月,本极美之景物、极美之字面。然古往今来为诗人词人写烂,读者不免“审美疲劳”。此词能于千古诗人词人写烂之“风花雪月”别出心裁,所以为佳。首句出“花”。情人节倾城叫卖玫瑰花之热闹景象,世所惯见。如实写生,一涉商业气息,便俗,便庸。今乃曰满街花香洒向情人节,以浅净之语勾其神采,便雅,便奇。一“洒”字甚炼。花香原为看不见、摸不着之气味,着一“洒”字,夸张其浓郁,凝为液态,居然可见、可触矣。三四两句出“风”出“月”。风柔不只此时,月洁亦不最此时,而“风至”、“月最”云云,主观感情色彩极强烈,可谓笔酣墨饱。下片前二句愈出愈妙:拟花为人,问情浅深;拟花能语,轻轻作答。后二句即花之答词,妙造其极:情浅花亦如雪,情深花亦如雪!此答于词人之问,实似答而非答,亦不答而有答。非答者,盖其未答“情”之是浅是深;有答者,盖其借雪为喻,婉言若曰:既是爱情,即如雪之纯洁,何论其浅深?以意逆志,笔者管见如此,不知能得作者之意否?此二句出“雪”。前文“花”、“风”、“月”皆实有,此“雪”则虚拟,亦见笔法之灵动。

西江月·父亲节

曹辉

满脸皱纹疯长,一身戾气皆无。多情岁月刻张图,惊讶图中我父。

性格依然偏倔,其人依旧心粗。为儿为女藐穷途,奉献他之全部。

【杨逸明点评】父情节为老父亲画像,句句淡淡写来,似乎不太在意,也不太在乎,“皱纹疯长”“性格偏倔”“其人心粗”,似乎还不太恭敬。可谓做足蓄势,为最后一句铺垫。有了“奉献他之全部”一句,顿然使人感动万分。

吾母

陈仁德

吾今逾六旬,吾母八十九。相望路迢遥,不得朝夕守。念兹心黯然,俯仰何歉疚。昨日还故园,老母泪沾袖。为言股骨伤,一春卧床久。斗室如深山,昏灯照户牖。咫尺大江滨,未知着花否?闻之起悲叹,自责难原宥。扶母下庭除,手推轮椅走。江水碧于天,江干多杨柳。暮春三月时,暖风熏如酒。老母面生辉,粲然开笑口。路人竟相夸,谓我孝无偶。而我愧转深,躬行自低首。

【杨逸明点评】一幅母慈子孝的风俗图画。娓娓道来,与平淡处见深情。

看爹娘遗像

陈廷佑

爹娘是我眼中佛,朝霭春晖报未多。

千里烧香寻古庙,何如敬此两弥陀。

【杨逸明点评】“子欲养而亲不在”,这个道理世人每每感悟的太晚。这首小诗为世人说清了道理,敲响了警钟。

离家前夕,与妻广场上久坐

陈衍亮

广场人满舞翩翩,轮滑女儿如燕欢。

默默一隅牵手坐,欲将缺月望成圆。

【杨逸明点评】当代年轻人、中年人也要会享受天伦之乐,天伦之乐不都是老人们的专利。生活中的乐趣要会寻找,会享受,会珍惜。读这首小诗,会被这样的其乐融融的氛围感染和感动。

寒衣节

陈镇

纸烧忧思炮驱寒,跪向坟头问母安。

惟愿天公少阴雨,遥知地府晒衣难。

【杨逸明点评】想对失去的亲人说些话,已经晚了。但是有话在这个场合说说,也许还是会减轻一些心中的痛楚。看似没紧要的话,却依然透露出对于亲人深挚的感情,读来使人伤心和感动。

父亲照片

陈镇

我在庭前父在墙,寂然相望尽情长。

而今一似当年你,只少半身蓝布装。

【杨逸明点评】写诗表现时空感。前两句写同一个空间,后两句写两个时代。穿越时空,寄托思念。

浣溪沙•思儿

楚成

从此长安是故乡,思儿不改旧时光。秋深训练别贪凉。

犹记鼓楼曾立誓,还怜雁塔独登堂。风前好个石榴香。

【杨逸明点评】思儿情真,念念于怀,谆谆叮嘱,景中含情,情中有景。说不尽的思念,尾句干脆不再展开,突然打住。不仅仅是“却道天凉好个秋”的意思,还因石榴中含有籽(子)也。不枝不蔓,纸短情长。

卜算子

崔杏花

最爱那时春,最爱花开早。最爱江南雾柳边,同看炊烟袅。

依旧手相牵,依旧桃花绕。依旧攀来问脸红,不信青春老。

【杨逸明点评】三个“最爱”,三个“依旧”,加重了语气,更显得情意绵绵,诗意浓浓。以“最爱”与“依旧”互换,则六个场景既是最爱,也是依旧,所谓互文见意。所不同者“青春老”了。但是对着此最爱之景依旧,亦可信此情不老也。

临江仙

崔杏花

凉意丝丝暮色,清风淡淡楼台。一城灯火向谁开。惯于无月夜,听雨凤凰街。

只在眸间心上,潇潇未许人猜。繁华清冷两相挨。如今秋味道,不是旧情怀。

【杨逸明点评】用各种抒情的手法,来描写自己对于生活的感受,能以情打动人,道尽悲欢离合和喜怒哀乐。这首词前面都是铺垫,最后两句,才说出了自己的伤感。“今”和“旧”,实际上“秋”是一样的,只是作者感受的味道和持有的情怀不同罢了。抚今追昔,一直是诗人吟咏的切入点。前人云:“词太做,嫌琢。太不做,嫌率。欲求恰如分际,此中消息,正复难言。”看过许多当代人的此类题材的诗词,往往堆砌了大量华丽的辞藻和风雅的典故,过于雕琢,缺少自然真挚的情感,语言还不流畅,忸怩作态,无病呻吟,感觉很难受。这首词写得自然流畅,就没有上述的缺点。

念母

丁永海

过年每念老人家,油果冰糖罐罐茶。

犹记围炉来世约,您当儿子我当妈。

【杨逸明点评】平常人家中多少平常之语,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抚今追昔,不禁使人伤感。“昔日戏言身后事,如今都到眼前来。”沉痛!

本文由网友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angmengsi.com/4813.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