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四经道法原文 黄帝四经原文译文

1973年是《黄帝四经》在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中出土时间。
《黄帝四经》包含四部经典:《经法》、《十大经》、《称经》、《道原经》。
起源于战国,盛行于西汉初期的“黄学”即《黄帝四经》,曾是百家学术之林。在司马迁写《史记》时,也未看到。致使黄学被淹没了五千余年都没有被历代史学者重视。西汉时期流行的“黄老”思想,在中国思想史上一直是个谜。现在《黄帝四经》出土,经过今人唐兰先生考证后,确认《黄帝四经》不是伪书,是几千年来出土轩辕黄帝第一本书。这是一部“治国之本”的书,它由四篇文章组成。这就为海内外黄帝子孙重新认识黄帝、黄帝思想提供了可靠的史料依据。轩辕黄帝不再是传说人物,而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
93岁的台湾史学家王寒生先生,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喜讯,恨不得一下飞回大陆,一睹为快。但当时海峡两岸还未通邮,无法看到真迹。几经周折,通过日本才搞到《黄帝四经》影印件,王寒生先生如获至宝,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先后花近四年时间将《黄帝四经》译出来,于一九七六年在台湾龙华出版社出版,王老先生在他自写的序言里庄严宣告:“读罢四经,我们认识了修道之门径,更提高了人生境界。如果我们仍然是懵懵懂懂,那就不可挽救了。纵然再读书万卷,也无济于事。在四千年前,我祖已经打开了宇宙奥妙之门,指出了一条上进大道,今日能读到宝贵经典,是如何幸福!”又云:“黄帝四经出土,如老祖再降人间,这是可幸的,凡是黄帝子孙们,全当雀跃鼓舞。”
时隔十六年,大陆余明光先生于1989年也把“黄帝四经”进行了注释,由已故的周谷城先生题写书名“黄帝四经与黄老思想”,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余明光先生在书的“前言”里写到:“黄学被淹没了两千余年都不为人所重视,与此联系的西汉初期流行的“黄老”思想,在中国思想史上一直是个谜!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黄帝四经’,这就为我们研究和恢复这个学派在历史上的地位,重新认识‘黄老’思想,提供了可靠的史料依据。
司马迁写《史记》时,并未看到过《黄帝四经》,原因是他生在汉武帝时代(景帝是文帝之子,武帝之父,在位十六年),天汉年间司马迁为李陵事件,触怒了汉武帝,被腐刑下狱,其父司马炎正在朝中出任太史令,父子二人同朝为官。那时,司马迁才三十多岁,而《黄帝四经》已入土二十七年了。所以说,司马迁写《史记》时,并没有看到过《黄帝四经》。只是按当时的传说写下“五帝本纪”,排在《史记》开宗明义第一篇。
原文:
黃帝四經
〔經法〕
〈道法〉〈國次〉〈君正〉〈六分〉〈四度〉〈論〉〈亡論〉〈論約〉〈名理〉
〔十大經〕
〈立命〉〈觀〉〈五正〉〈果童〉〈正亂〉〈姓爭〉〈雌雄節〉〈兵容〉
〈成法〉〈三禁〉〈本伐〉〈前道〉〈行守〉〈舜道〉〈名刑〉
〔稱〕
〔道原〕
〈經法〉
〈道法〉
道生法。法者,引得失以繩,而明曲直者也。故執道者,生法而弗敢犯也,法立而弗
敢廢也。故能自引以繩,然後見知天下而不惑矣。
虛無形,其寂冥冥,萬物之所從生。生有害,曰欲,曰不知足。生必動,動有害,曰
不時,曰時而背。動有事,事有害,曰逆,曰不稱,不知所為用。事必有言,言有害,曰
不信,曰不知畏人,曰自誣,曰虛誇,以不足為有餘。
故同出冥冥,或以死,或以生;或以敗,或以成。禍福同道,莫知其所從生。見知之
道,唯虛無有;虛無有,秋毫成之,必有形名;形名立,則黑白之分已。故執道者之觀於
天下也,無執也,無處也,無為也,無私也。是故天下有事,無不自為形聲號矣。形名已
立,聲號已建,則無所逃跡匿正矣。
公者明,至明者有功。至正者靜,至靜者聖。無私者智,至智者為天下稽。稱以權衡
,參以天當,天下有事,必有巧驗。事如直木,多如倉粟。斗石已具,尺寸已陳,則無所
逃其神。故曰:度量已具,則治而制之矣。絕而復屬,亡而復存,孰知其神。死而復生,
以禍為福,孰知其極。反索之無形,故知禍福之所從生。應化之道,平衡而止。輕重不稱
,是謂失道。
天地有恒常,萬民有恒事,貴賤有恒位,畜臣有恒道,使民有恒度。天地之恒常,四
時、晦明、生殺、柔剛。萬民之恒事,男農、女工。貴之恒位,賢不肖不相放。畜臣之恒
道,任能毋過其所長。使民之恒度,去私而立公。變恒過度,以奇相禦。正奇有立,而名
形弗去。凡事無小大,物自為舍。逆順死生,物自為名。名形已定,物自為正。
故唯執道者能上明於天之反,而中達君臣之半,密察於萬物之所終始,而弗為主。故能
至素至精,浩彌無形,然後可以為天下正。
〈國次〉
國失其次,則社稷大匡。奪而無予,國不遂亡。不盡天極,衰者復昌。誅禁不當,反
受其殃。禁伐當罪當亡,必虛其國,兼之而勿擅,是謂天功。天地無私,四時不息。天地
立,聖人故載。過極失當,天將降殃。人強勝天,慎避勿當。天反勝人,因與俱行。先屈
後伸,必盡天極,而毋擅天功。
兼人之國,修其國郭,處其廊廟,聽其鐘鼓,利其資財,妻其子女,是謂重逆以荒,
國危破亡。
故唯聖人能盡天極,能用天當。天地之道,不過三功。功成而不止,身危有殃。
故聖人之伐也,兼人之國,墮其城郭,焚其鐘鼓,布其資財,散其子女,裂其地土,
以封賢者。是謂天功。功成不廢,後不逢殃。
毋陽竊,毋陰竊,毋土敝,毋故執,毋黨別。陽竊者天奪其光,陰竊者土地荒,土敝
者天加之以兵,人執者流之四方,黨別者外內相攻。陽竊者疾,陰竊者飢;土敝者亡地,
人執者失民,黨別者亂,此謂五逆。五逆皆成,亂天之經,逆地之綱,變故亂常,擅制更
爽,心欲是行,身危有殃。是謂過極失當。
〈君正〉
一年從其俗,二年用其德,三年而民有得。四年而發號令,五年而以刑正,六年而民
畏敬,七年而可以正。一年從其俗,則知民則。二年用其德,則民力。三年無賦斂,則民
不倖。六年民畏敬,則知刑罰。七年而可以正,則勝強敵。
俗者,順民心也。德者,愛勉之也。有得者,發禁弛關市之正也。號令者,連為什伍
,選練賢不肖有別也。以刑正者,罪殺不赦也。畏敬者,民不犯刑罰也。可以正者,民死
節也。
若號令發,必廄而上九,壹道同心,上下不□,民無它志,然後可以守戰矣。號令發
必行,俗也。男女勸勉,愛也。動之靜之,民無不聽,時也。受賞無德,受罪無怨,當也
。貴賤有別,賢不肖衰也。衣備不相逾,貴賤等也。國無盜賊,詐偽不生,民無邪心,衣
食足而刑罰必也。以有餘守,不可拔也;以不足攻,反自伐也。
天有死生之時,國有死生之正。因天之生也以養生,謂之文;因天之殺也以伐死,謂
之武:文武并行,則天下從矣。
人之本在地,地之本在宜,宜之生在時,時之用在民,民之用在力,力之用在節。知
地宜,須時而樹,節民力以使,則財生,賦斂有度則民富,民富則有佴,有佴則號令成俗
而刑伐不犯,號令成俗而刑伐不犯則守固戰勝之道也。
法度者,正之至也。而以法度治者,不可亂也。而生法度者,不可亂也。精公無私而
賞罰信,所以治也。
省苛事,節賦斂,毋奪民時,治之安。無父之行,不得子之用;無母之德,不能盡民
之力。父母之行備,則天地之德也。三者備,則事得矣。能收天下豪傑驃雄,則守禦之備
具矣。審於行文武之道,則天下賓矣。號令合於民心,則民聽令;兼愛無私,則民親上。
〈六分〉
觀國者觀主,觀家者觀父。能為國則能為主,能為家則能為父。凡觀國,有六逆:其
子父,其臣主,雖強大不王。其謀臣在外位者,其國不安,其主不悟,則社稷殘。其主失
位則國無本,臣不失處則下有根,國憂而存;主失位則國荒,臣失處則令不行,此之謂頹
國。主暴則生殺不當,臣亂則賢不肖并立,此謂危國。主兩則失其明,男女爭威,國有亂
兵,此謂亡國。
嫡子父,命曰上怫,群臣離志;大臣主,命曰雍塞:在強國削,在中國破,在小國亡
。主失位,臣不失處,命曰外根,將與禍鄰:在強國憂,在中國危,在小國削;主失位,
臣失處,命曰無本,上下無根,國將大損:在強破,在中國亡,在小國滅。主暴臣亂,命
曰大荒,外戎內戎,天將降殃:國無大小,有者滅亡。主兩,男女分威,命曰大麋,國中
有師:在強國破,在中國亡,在小國滅。
凡觀國,有六順:主不失其位則國有本,臣失其處則下無根,國憂而存。主惠臣忠者
,其國安。主主臣臣,上下不□者,其國強。主執度,臣循理者,其國霸昌。主得位臣輻
屬者王。
六順六逆乃存亡興壞之分也。主上執六分以生殺,以賞罰,以必伐。天下太平,正以
明德,參之於天地,而兼覆載而無私也,故王天下。
王天下者之道,有天焉,有地焉,有人焉,三者參用之,然後而有天下矣。為人主,
南面而立。臣肅敬,不敢蔽其主。下比順,不敢蔽其上。萬民和輯而樂為其主上用,地廣
人眾兵強,天下無敵。
文德究於輕細,武刃於當罪,王之本也。然而不知王術,不王天下。知王術者,驅騁
馳獵而不禽荒,飲食喜樂而不湎康,玩好嬛好而不惑心,俱與天下用兵,費少而有功,戰
勝而令行。故福生於內,則國富而民昌。聖人其留,天下其與。不知王術者,驅騁馳獵則
禽荒,飲食喜樂而湎康,玩好嬛好則惑心,俱與天下用兵,費多而無功,戰勝而令不行。
故福失於內,財去而倉廩空虛,與天相逆,則國貧而民荒。至聖之人弗留,天下弗與。如
此而又不能重士而師有道,則國人之國矣。
王天下者有玄德,有玄德獨知王術,故而天下而天下莫知其所以。王天下者,輕縣國
而重士,故國重而身安;賤財而貴有知,故功德而財生;賤身而貴有道,故身貴而令行。
故王天下者,天下則之。霸王積甲士而征不備,誅禁當罪而不私其利,故令天下而莫敢不
聽。自此以下,兵戰力爭,危亡無日,而莫知其所從來。夫言霸王,其無私也,唯王者能
兼覆載天下,物曲成焉。
〈四度〉
君臣易位謂之逆,賢不肖并立謂之亂,動靜不時謂之逆,生殺不當謂之暴。逆則失本
,亂則失職,逆則失天,暴則失人。失本則損,失職則侵,失天則飢,失人則疾。周遷動
作,天為之稽。天道不遠,入與處,出與反。
君臣當位謂之靜,賢不肖當位謂之正,動靜參於天地謂之文,誅禁時當謂之武。靜則
安,正則治,文則明,武則強。安則得本,治則得人,明則得天,強則威行。參於天地,
合於民心。文武并立,命之曰上同。
審知四度,可以定天下,可安一國。順治其內,逆用於外,功成而傷。逆治其內,順
用於外,功成而亡。內外皆逆,是謂重殃,身危為戮,國危破亡。內外皆順,功成而不廢
,後不逢殃。
聲華實寡者,庸也。順者,動也。正者,事之根也。執道循理,必從本始,順為經紀
。禁伐當罪,必中天理。背約則窘,達刑則傷。背逆合當,為若有事,雖無成功,亦無天
殃。
毋止生以死,毋禦死以生,毋為虛聲。聲溢於實,是謂滅名。極陽以殺,極陰以生,
是謂逆陰陽之命。極陽殺於外,極陰生於內。已逆陰陽,又逆其位,大則國亡,小則身受
其殃。故因陽伐死,因陰建生。當者有數,極而反,盛而衰:天地之道也,人之理也。逆
順同道而異理,審知逆順,是謂道紀。以強下弱,何國不克;以貴下賤,何人不得;以賢
下不肖,何事不治。
規之內曰圓,矩之內曰方,懸之下曰正,水之上曰平;尺寸之度曰大小短長,權衡之
稱曰輕重不爽,斗石之量曰少多有數,繩墨之立曰曲直有度。八度者,用之稽也。日月星
辰之期,四時之度,動靜之立,外內之處,天之稽也。高下不蔽其形,美惡不匿其情,地
之稽也。君臣不失其位,士不失其處,任能毋過其所長,去私而立公,人之稽也。美惡有
名,逆順有形,情偽有實,王公執之以為天下正。
因天時,伐天悔,謂之武。武刃而以文隨其後,則有成功矣,用二文一武者王。其主
道,離人理,處狂惑之位處而不悟,身必有戮。柔弱者無罪而幾,不及而趯,是謂柔弱。
剛正而強者臨罪而不究。名功相抱,是故長久。名功不相抱,名進實退,是謂失道,其卒
必有身咎。黃金珠玉藏積,怨之本也。女樂玩好燔材,亂之基也。守怨之本,養亂之基,
雖有聖人,不能為謀。
〈論〉
人主者,天地之稽也,號令之所出也,司民之命也。不天天則失其神,不重地則失其
根,不順四時之度而民疾。不處外內之位,不應動靜之化,則事窘於內而舉窘於外。八正
皆失,與天地離。天天則得其神,重地則得其根。順四時之度而民不有疾。處外內之位,
應動靜之化,則事得於內而舉得於外。八正不失,則與天地總矣。
天執一,明三,定二,建八正,行七法,然後施於四極,而四極之中無不聽命矣。蚑
行喙息,扇飛蠕動,無不寧其心,而安其性,故而不失其常者,天之一也。天執一以明三
,日信出信入,南北有極,度之稽也。月信生信死,進退有長,數之稽也。列星有數,而
不失其行,信之稽也。天明三以定二,則壹晦壹明,壹陰壹陽,壹短壹長。天定二以建八
正,則四時有度,動靜有立,而外內有處。
天建八正以行七法:明以正者,天之道也;適者,天度也;信者,天之期也;極而反
者,天之性也;必者,天之命也;順正者,天之稽也;有常者,天之所以為物命也:此之
謂七法。七法各當其名,謂之物。物個合於道者,謂之理。理之所在,謂之順。物有不合
於道者,謂之失理。失理之所在,謂之逆。逆順各有命也,則存亡興壞可知也。
強生威,威生惠,惠生正,正生靜。靜則平,平則寧,寧則素,素則精,精則神。至
神之極,見知不惑。帝王者,執此道也。是以守天地之極,與天俱見,盡施於四極之中,
執六柄以令天下,審三名以為萬事稽,察逆順以觀於霸王危亡之理,知虛實動靜之所為,
達於名實相應,盡知情偽而不惑,然後帝王之道成。
六柄:一曰觀,二曰論,三曰動,四曰專,五曰變,六曰化。觀則知死生之國,論則
知存亡興壞之所在,動則能破強興弱,專則不失是非之分,變則伐死養生,化則能明德除
害。六柄備則王矣。三名:一曰正名立而偃,二曰倚名法而亂,三曰無名而強主滅:三名
察則事有應矣。
動靜不時,種樹失地之宜,則天地之道逆矣。臣不親其主,下不親其上,百族不親其
事,則內理逆矣。逆之所在,謂之死國,死國伐之。反此之謂順,順之所在,謂之生國,
生國養之。逆順有理,則情偽密矣。實者示人虛,不足者示人有餘。以其有事,起之則天
下聽;以其無事,安之則天下靜。名實相應則定,名實不相應則爭。名自命也,物自正也
,事之定也。三名察則盡知情偽而不惑矣。有國將昌,當罪先亡。
〈亡論〉
凡犯禁絕理,天誅必至。一國而服六危者,滅;一國而服三不辜者,死;廢令者,亡
;一國而服三壅者,亡地更君;一國之君而服三凶者,禍反自及也。上溢者死,下溢者刑
。德薄而功厚者隳,名禁而不匡者死。抹利,襦傳,達刑,為亂首,為怨媒:此五者,禍
皆反自及也。
守國而恃其地險者削,用國而恃其強者弱。興兵失理,所伐不當,天降二殃。逆節不
成,是謂得天;逆節果成,天將不盈其命而重其刑。贏極必靜,動舉必正。贏極而不靜,
是謂失天;動舉而不正,是謂後命。大殺服民,戮降人,刑無罪,禍皆反自及也。所伐當
罪,其福五之;所伐不當,其禍十之。
國受兵而不知固守,下邪恒以地界為私者保。救人而弗能存,反為禍門,是謂危根。
聲華實寡,危國亡土。夏起大土功,命曰絕理。犯禁絕理,天誅必至。六危:一曰嫡子父
,二曰大臣主,三曰謀臣外其志,四曰聽諸侯之廢置,五曰左右比周以壅塞,六曰父兄黨
以拂。六危不勝,禍及於身。三不辜:一曰妄殺賢,二曰殺服民,三曰刑無罪:此三不辜

三壅:內位勝謂之塞,外位勝謂之拂;外內皆勝則君孤直。以此有國,守不固,戰不
克。此謂一壅。從中令外謂之惑,從外令中謂之賊。外內遂爭,則危都國:此謂二壅。一
人擅主,命曰蔽光。從中外周,此謂重壅。外內為一,國乃更。此謂三壅。三凶:一曰好
凶器,二曰行逆德,三曰縱心欲:此謂三凶。
昧天下之利,受天下之患;昧一國之利者,受一國之禍。約而背之,謂之襦傳。伐當
罪,見利而反,謂之達刑。上殺父兄,下走子弟,謂之亂首。外約不信,謂之怨媒。有國
將亡,當罪復昌。
〈論約〉
始於文而卒於武,天地之道也;四時有度,天地之理也;日月星辰有數,天地之紀也
。三時成功,一時刑殺,天地之道也;四時而定,不爽不忒,常有法式,天地之理也;一
立一廢,一生一殺,四時代正,終而復始,人事之理也。
逆順是守,功溢於天,故有死刑。功不及天,退而無名;功合於天,名乃大成。人事
之理也。順則生,理則成,逆則死,失則無名。背天之道,國乃無主。無主之國,逆順相
攻。伐本隳功,亂生國亡。為若得天、亡地、更君;不循天常,不節民力,周遷而無功。
養死伐生,命曰逆成。不有人戮,必有天刑。逆節始生,慎毋戡正,彼且自抵其刑。
故執道者之觀於天下也,必審觀事之所始起,審其形名。形名已定,逆順有位,死生
有分,存亡興壞有處,然後參之於天地之恒道,乃定禍福死生存亡興壞之所在。是故萬舉
不失理,論天下無遺策。故能立天子,置三公,而天下化之:之謂有道。
〈名理〉
道者,神明之原也。神明者,處於度之內而見於度之外者也。處於度之內者,不言而
信;見於度之外者,言而不可易也。處於度之內者,靜而不可移也;見於度之外者,動而
不可化也。靜而不移,動而不化,故曰神。神明者,見知之稽也。
有物始生,建於地而溢於天,莫見其形,大盈終天地之間而莫知其名。莫能見知,故
有逆成;物乃下生,故有逆刑,禍及其身。養其所以死,伐其所以生。伐其本而離其親,
伐其與而敗其根。後必亂而卒於無名。
如燔如倅,事之反也;如遙如驕,生之反也。凡物群財,超長非恒者,其死必應之。
三者皆動於度之外,而欲成功者也,功必不成,禍必反自及也。以剛為柔者活,以柔為剛
者伐。重柔者吉,重剛者滅。諾者言之符也,已者言之絕也。已諾不信,則知大惑矣。已
諾必信,則處於度之內也。
天下有事,必審其名。名理者,循名究理之所之,是必為福,非必為災。是非有分,
以法斷之;虛靜謹聽,以法為符。審察名理終始,是謂究理。唯公無私,見知不惑,乃知
奮起。故執道者之觀於天下也,見正道循理,能與曲直,能與終始。故能循名究理。形名
出聲,聲實調和。禍災廢立,如影之隨形,如響之隨聲,如衡之不藏重與輕。故唯執道者
能虛靜公正,乃見正道,乃得名理之誠。
亂積於內而稱失於外者伐,亡形成於內而舉失於外者滅,逆則上溢而不知止者亡。國
舉襲虛,其事若不成,是謂得天;其若果成,身必無名。重逆以荒,守道是行,國危有殃
。兩逆相攻,交相為殃,國皆危亡。
〈十大經〉
〈立命〉
昔者黃宗,質始好信,作自為象,方四面,傅一心,四達自中,前參後參,左參右參
,踐位履參,是以能為天下宗。吾受命於天,定位於地,成名於人。唯余一人德乃配天,
乃立王、三公,立國置君、三卿。數日、曆月、計歲,以當日月之行。吾允地廣裕,類天
大明。
吾畏天、愛地、親民,立無命,執虛信。吾愛民而民不亡,吾愛地而地不荒,吾受民
而民不死。吾位不失。吾苟能親親而興賢,吾不遺亦至矣。
〈觀〉
黃帝令力黑浸行伏匿,周流四國,以觀無恒,善之法則,力黑視象,見黑則黑,見白
則白。地之所德則善,天之所刑則惡。人視則鏡:人靜則靜,人作則作。力黑已布制建極
,而正之。力黑曰:天地已成而民生,逆順無紀,德虐之刑,靜作之時,先後之名,以為
天下正。因而勒之,為之若何?
黃帝曰:群群□□,窈窈冥冥,為一囷。無晦無明,未有陰陽。陰陽未定,吾未有以
名。今始判為兩,分為陰陽,離為四時,剛柔相成,萬物乃生,德虐之行,因以為常。其
明者以為法,而微道是行。行法循道,是為牝牡。牝牡相求,會剛與柔。柔剛相成,牝牡
若形。下會於地,上會於天。得天之微,若時者時而恒者恒,地因而養之;恃地氣之發也
,乃夢者夢而茲者茲,天因而成之。弗因則不成,弗養則不生。夫民之生也,規規生食與
繼。不會不繼,無與守地;不食不人,無與守天。
是故贏陰布德,重陽長,晝氣開民功者,所以食之也;宿陽脩刑,童陰長,夜氣閉地
繩者,所以繼之也。不靡不黑,而正之以刑與德。春夏為德,秋冬為刑。先得後刑以養生
。姓生已定,而敵者生爭,不諶不定。凡諶之極,在刑與德。刑德皇皇,日月相望,以明
其當,而盈屈無匡。
夫是故使民毋人執,舉事毋陽察,力地無陰敝。陰敝者土荒,陽察者奪光,人執者摐
兵。是故為人主者,時適三樂,毋亂民功,毋逆天時。然則五穀溜熟,民乃蕃滋。君臣上
下,交得其志。天因而成之。夫并時以養民功,先德後刑,順於天。其時贏而事屈,陰節
復次,地尤復收。正名修刑,蟄蟲不出,雪霜復清,孟穀乃蕭,此災乃生,如此者舉事將
不成。其時屈而事贏,陽節復次,地尤不收。正名施刑,蟄蟲發聲,草苴復榮,已陽而又
陽,重時而無光,如此者舉事將不行。
天道已既,地物乃備。散流鄉成,聖人之事。聖人不巧,時反是守。優未愛民,與天
同道。聖人正以待之,靜以須人。不達天刑,不襦不傳。當天時,與之皆斷;當斷不斷,
反受其亂。
〈五正〉
黃帝問閹冉曰:吾欲布施五正,焉止焉始?對曰:始在於身,中有正度,後及外人。
外內交接,乃正於事之所成。黃帝曰:吾既正既靜,吾國家愈不定。若何?對曰:后中實
而外正,何患不定?左執規,右執矩,何患天下?男女畢迵,何患於國?五正既布,以司
五明。左右執規,以待逆兵。
黃帝曰:吾身未自知,若何?對曰:后身未自知,乃深伏於淵,以求內刑。內刑已得
,后乃自知屈其身。黃帝曰:吾欲屈吾身,屈吾身若何?對曰:道同者,其事同;道異者
,其事異。今天下大爭,時至矣,后能慎勿爭乎?黃帝曰:勿爭若何?對曰:怒者血氣也
,爭者脂膚也。怒若不發,浸廩是為癰疽。后能去四者,枯骨何能爭矣。黃帝於是辭其國
大夫,上於博望之山,談臥三年以自求也。戰哉,閹冉乃上起黃帝曰:可矣。夫作爭者凶
,不爭者亦無成功。何不可矣?
黃帝於是出其鏘鉞,奮其戎兵,身提鼓枹,以遇蚩尤,因而擒之。帝箸之盟,盟曰:
反義逆時,其刑視蚩尤。反義背宗,其法死亡以窮。
〈果童〉
黃帝問四輔曰:唯余一人,兼有天下。今余欲畜而正之,均而平之,為之若何?果童
對曰:不險則不可平,不諶則不可正。觀天於上,視地於下,而稽之男女。夫天有恒幹,
地有恒常。合此幹常,是晦有明,有陰有陽。夫地有山有澤,有黑有白,有美有惡。地俗
德以靜,而天正名以作。靜作相養,德虐相成。兩若有名,相與則成。陰陽備物,化變乃
生。
有任一則重,任百而輕。人有其中,物有其形,因之若成。黃帝曰:夫民仰天而生,
恃地而食,以天為父,以地為母。今余欲畜而正之,均而平之,誰適由始?對曰:險若得
平,諶若得正,貴賤必諶,貧富有等。前世法之,後世既隕,由果童始。果童於是衣褐而
穿,負缾而巒,營行乞食,周流四國,以示貧賤之極。
〈正亂〉
力黑問於太山之稽曰:蚩尤□□□驕溢陰謀,陰謀□□□□□□□□□□高陽,為之
若何?太山之稽曰:子勿患也。夫天行正信,日月不處。啟然不怠,以臨天下。民生有極
,以欲涅洫即失。豐而為殺,加而為既,予之為害,致而為費,緩而為哀。憂桐而君之,
收而為之咎;累而高之,踣而弗救也。將令之死而不得悔。子勿患也。
力黑曰:戰數盈六十而高陽未夫。涅溢早服,名曰天佑。天佑而弗戒,天地一也。為
之若何?太山之稽曰:子勿言佑,交為之備。吾將因其事,盈其寺,拊其力,而投之殆。
子勿言也。上人正一,下人靜之;正以待天,靜以須人。天地立名,萬勿自生,以隨天刑
。天刑不僨,逆順有類。勿驚勿戒,其逆事乃始。吾將遂是其逆而戮其身,更置六直而合
以信。事成勿發,胥備自生。我將觀其往事之卒而朵焉,待其來事之遂而私焉。壹朵壹禾
,此天地之奇也。以其民作而自戲也,吾或使之自靡也。
戰盈哉,太山之稽曰:可矣。於是出其鏘鉞,奮其戎兵。黃帝身遇蚩尤,因而擒之。
剝其皮革以為干侯,使人射之,多中者賞。其發而建之天,名約蚩尤之旌。充其胃以為鞠
,使人執之,多中者賞。腐其骨肉,投之若醢,使天下□之。
上帝以禁。帝曰:毋乏吾禁,毋留吾醢,毋亂吾民,毋絕吾道。乏禁,留醢,亂民,
絕道,反義逆時,非而行之,過極失當,擅制更爽,心欲是行,其上帝未先而擅興兵,視
蚩尤共工。屈其脊,使甘其俞,愨為地楹。帝曰:謹守吾正名,毋失吾恒刑,以示後人。
〈姓爭〉
高陽問力黑曰:天地已成,黔首乃生。莫循天德,謀相覆傾。吾甚患之,為之若何?
力黑對曰:勿憂勿患,天制固然。天地已定,蚑蟯畢爭。作爭者凶,不爭亦毋以成功。順
天者昌,逆天者亡。毋逆天道,則不失所守。天地已成,黔首乃生。勝生已定,敵者生爭
,不諶不定。凡諶之極,在刑與德。
刑德皇皇,日月相望,以明其當。望失其當,環視其殃。天德皇皇,非刑不行;繆繆
天刑,非德必傾。刑德相養,逆順若成。刑晦而德明,刑陰而德陽,刑微而德彰。其明者
以為法,而微道是行。
明明至微,時反以為幾。天道環周,於人反為之客。爭作得時,天地與之。爭不衰,
時靜不靜,國家不定。可作不作,天稽環周,人反為之客。靜作得時,天地與之;靜作失
時,天地奪之。
夫天地之道,寒涅燥濕,不能并立。剛柔陰陽,固不兩行。兩相養,時相成。居則有
法,動作循名,其事若易成。若夫人事則無常,過極失當,變故易常;德則無有,措刑不
當。居則無法,動作爽名,是以戮受其刑。
〈雌雄節〉
皇后歷吉凶之常,以辨雌雄之節,乃分禍福之嚮。憲傲驕倨,是謂雄節;委燮恭儉,
是謂雌節。夫雄節者,盈之徒也。雌節者,兼之徒也。夫雄節以得,乃不為福;雌節以亡
,必將有賞。夫雄節而數得,是謂積殃;凶憂重至,幾於死亡。雌節而數亡,是謂積德,
慎戒毋法,大祿將極。
凡彼禍難也,先者恒凶,後者恒吉。先而不凶者,恒備雌節存也。後而不吉者,是恒
備雄節存也。先亦不凶,後亦不凶,是恒備雌節存也。先亦吉,後亦不吉,是恒備雄節存
也。
凡人好用雄節,是謂妨生。大人則毀,小人則亡。以守不寧,以作事不成。以求不得
,以戰不克。厥身不壽,子孫不殖。是謂凶節,是謂散德。凡人好用雌節,是謂承祿。富
者則昌,貧者則穀。以守則寧,以作事則成。以求則得,以戰則克。厥身則壽,子孫則殖
。是謂吉節,是謂□德。故德積者昌,殃積者亡。觀其所積,乃知禍福之嚮。
〈兵容〉
兵不刑天,兵不可動;不法地,兵不可措;不法人,兵不可成。參於天地,稽之聖人
。人自生之,天地刑之,聖人因而成之。聖人之功,時為之庸,因時秉宜,兵必有成功。
聖人不達刑,不襦傳。因天時,與之皆斷;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天固有奪有予,有祥福至者也而弗受,反隨以殃。三遂絕從,兵無成功。三遂絕從,
兵有成功者,不饗其功,環受其殃。國家有幸,當者受殃;國家無幸,有延其命。茀茀陽
陽,因民之力,逆天之極,又重有功,其國家以危,社稷以匡,事無成功,慶且不饗其功
。此天之道也。
〈成法〉
黃帝問力黑:唯余一人,兼有天下,滑民將生,年辯用知,不可法組,吾恐或用之以
亂天下。請問天下有成法可以正民者?力黑曰:然。昔天地既成,正若有名,合若有形。
乃以守一名。上淦之天,下施之四海。吾聞天下成法,故曰不多,一言而止。循名復一,
民無亂紀。
黃地曰:請問天下猷有一虖?力黑曰:然。昔者皇天使馮下道一言而止。五帝用之,
以朳天地,以揆四海,以壞下民,以正一世之士。夫是故讒民皆退,賢人咸起,五邪乃逃
,年辯乃止,循名復一,民無亂紀。
黃帝曰:一者,一而已乎?其亦有長乎?力黑曰:一者,道其本也,胡為而無長?凡
有所失,莫能守一。一之解,察於天地;一之理,施於四海。何以知一之至,遠近之稽?
夫唯一不失,一以騶化,少以知多。夫達望四海,困極上下,四向相抱,各以其道。夫百
言有本,千言有要,萬言有總。萬物之多,皆閱一空。夫非正人也,孰能治此?罷必正人
也,乃能操正以正奇,握一以知多,除民之所害,而持民之所宜。抱凡守一,與天地同極
,乃可以知天地之禍福。
〈三禁〉
行非恒者,天禁之;爽事,地禁之;失令者,君禁之。三者既修,國家幾矣。地之禁
,不墮高,不增下;毋服川,毋逆土;毋逆土功,毋壅民明。
進不氐,立不讓,徑遂凌節,是謂大凶。人道剛柔,剛不足以,柔不足恃。剛強而虎
質者丘,康沉而流湎者亡;憲古章物不實者死,專利及削浴以大居者虛。
天道壽壽,播於下土,施於九州。是故王公慎令,民知所由。天有恒日,民自則之。
爽則損命,環自服之。天之道也。
〈本伐〉
諸庫藏兵之國,皆有兵道。世兵道三:有為利者,有為義者,有行忿者。所謂為利者
,見生民有飢,國家不暇,上下不當,舉兵而裁之,唯無大利,亦無大害焉。
所謂為義者,伐亂禁暴,起賢廢不肖,所謂義也。義者,眾之所死也。是故以國攻天
下,萬乘之主兼希不自此始,鮮能終之;非心之恒也,窮而反矣。
所謂行忿者,心雖忿,不能徒怒,怒必有為也。成功而無以求也,即兼始逆矣,非道
也。
道之行也,由不得已。由不得已,則無窮。故丐者,摭者也;禁者,使者也:是以方
行不留。
〈前道〉
聖人舉事也,合於天地,順於民,祥於鬼神,使民同利,萬夫賴之,所謂義也。身載
於前,主上用之,長利國家社稷,世利萬夫百姓。天下名軒執國士於是虛。壹言而利之者
,士也;壹言而利國者,國士也。是故君子卑身以從道,知以辯之,強以行之,責道以並
世,柔身以待時。王公若知之,國家之幸也。
國大人眾,強國也。若身載於後,主上不用之,則利國家社稷、萬夫百姓。王公而不
知之,乃國家之不幸也。故王者不以幸治國,治國固有前道:上知天時,下知地利,中知
人事。善陰陽□□□□□□□□□□□□□□□□□□□□□,名正者治,名奇者亂。正
名不奇,奇名不立。正道不殆,可後可始。乃可小夫,乃可國家。小夫得之以成,國家得
之以寧。小國得之以守其野,大國得之以并兼天下。
道有原而無端,用者實,弗用者空。合之而涅於美,循之而有常。古之賢者,道是之
行。知此道,地且天,鬼且人。以居軍其軍強,以居國其國昌。古之賢者,道是之行。
〈行守〉
天有恒幹,地有恒常,與民共事,與神同光。驕洫好爭,陰謀不祥,刑於雄節,危於
死亡。奪之而無予,其國乃不遂亡。近則將之,遠則行之。逆節萌生,其誰肯當之。天惡
高,地惡廣,人惡苛。高而不已,天將闕上;廣而不已,地將絕之;苛而不已,人將殺之

有人將來,唯目瞻之。言之壹,行之壹,得而勿失。言之采,行之枲,得而勿以。是
故言者心之符也,色者心之華也,氣者心之浮也。有一言,無一行,謂之誣。故言寺首,
行志卒。直木伐,直人殺。無形無名,先天地生,至今未成。
〈順道〉
黃帝問力黑曰:大庭氏之有天下也,不辨陰陽,不數日月,不志四時,而天開以時,
地成以財。其為之若何?力黑曰:大庭之有天下也,安徐正靜,柔節先定。委燮恭儉,卑
約主柔,常後而不先。體正信以仁,慈惠以愛人,端正勇,弗敢以先人。
中情不流,執一毋求。刑於女節,所生乃柔。故安靜正德,好德不爭。立於不敢,行
於不能。戰示不敢,明示不能。守弱節而堅之,胥雄節之窮而因之。若此者其民勞不僈,
飢不怠,死不怨。
不曠其眾,不為兵邾,不為亂首,不為怨媒,不陰謀,不擅斷疑,不謀削人之野,不
謀劫人之宇。慎案其眾,以隨天地之從。不擅作事,以待逆節所窮。
見地奪力,天逆其時,因而飾之,事環克之。若此者,戰勝不報,取地不反,戰勝於
外,福生於內,用力甚少,名聲章名,順之至也。
〈名形〉
欲知得失情,必審名察形。形恒自定,是我愈靜;事恒自施,是我無為。靜翳不動,
來自至,去自往。能一乎?能止乎?能毋有己,能自擇而尊理乎?葆也,屯也,其如莫存
。萬物群至,我無不能應。我不藏故,不挾陳。嚮者已去,至者乃新。新故不摎,我有所
周。
〈稱〉
道無始而有應。其未來也,無之;其已來,如之。有物將來,其形先之。建以其形,
名以其名。其言謂何?環□傷威,弛欲傷法,無隨傷道。數舉三者,有身弗能保,何國能
守?
奇從奇,正從正。奇與正,恒不同廷。凡變之道,非益而損,非進而退:首變者凶。
有儀而儀則不過,恃表而望則不惑,案法而治則不亂。聖人不為始,不專己;不豫謀,不
棄時;不為得,不辭福。因天之則。失其天者死,欺其主者死,翟其上者危。心之所欲則
志歸之,志之所欲則力歸之。故巢居者察風,穴處者知雨;憂存故也。憂之則□,安之則
久;弗能令者弗能有。
帝者臣,名臣,其實師也;王者臣,名臣,其實友也;霸者臣,名臣也,實賓也;危
者臣,名臣也,其實庸也;亡者臣,名臣也,其實虜也。自光者人絕之,驕溢人者其生危
、其死辱翳。居不犯凶,困不擇時。不受祿者,天子弗臣也;祿泊者,弗與犯難。故以人
之自為,不以人之為我也。不仕於盛盈之國,不嫁子於盛盈之家,不友驕倨慢易之人。
聖人不執偃兵,不執用兵;兵者不得已而行。知天之所始,察地之理,聖人麋論天地
之紀,廣乎獨見,卓乎獨知,□乎獨□,□乎獨在。天子地方千里,諸侯百里,所以朕合
之也。故立天子者,不使諸侯疑焉;立正嫡者,不使庶孽疑焉;立正妻者,不使婢妾疑焉
:疑則相傷,雜則相方。
時若可行,亟應勿言;時若未可,涂其門,毋見其端。天制寒暑,地制高下,人制取
予。取予當,立為聖王;取予不當,流之死亡。天有環刑,反受其殃。世恒不可擇法而用
我,用我不可,是以生禍。有國存,天下弗能亡也;有國將亡,天下弗能存也。時極未至
,而隱於德;既得其極,遠其德,淺致以力;既成其功,環復其從,人莫能殆。諸侯不報
仇,不修恥,唯義所在。
隱忌妒妹賊妾,如此者,下其等而遠其身;不下其等不遠其身,禍乃將起。內事不和
,不得言外;細事不察,不得言大。利不兼,賞不倍;戴角者無上齒。提正名以伐,得所
欲而止。實穀不華,至言不飾,至樂不笑。華之屬,必有實,實中必有覈,覈中必有意。
天地之道,有左有右,有牝有牡。誥誥作事,毋從我終始。雷以為車,隆隆以為馬。行而
行,處而處。因地以為資,因民以為師;弗因無神也。
宮室過度,上帝所惡;為者弗居,唯居必路。減衣衿,薄棺槨,禁也。疾役可發澤,
禁也。草叢可淺林,禁也。聚宮室墮高增下,禁也;大水至而可也。毋先天成,毋非時而
榮則不果。日為明,月為晦;昏而休,明而起。毋失天極,究數而止。強則令,弱則聽,
敵者循繩而爭。行憎而索愛,父弗得子;行侮而索敬,君弗得臣。有宗將興,如伐於川;
有宗將壞,如伐於山。貞良而亡,先人餘殃;商闕而栝,先人之連。埤而正者增,高而倚
者崩。
山有木,其實屯屯。虎狼為猛可揗,昆弟相居,不能相順。同則不肯,離則不能,傷
國之神。神胡不來,胡不來相教順弟兄茲;昆弟之親,尚可易哉。天下有三死:忿不量力
,死;嗜欲無窮,死;寡不避眾,死。毋藉賊兵,毋裹盜糧。藉賊兵,裹盜糧;短者長,
弱者強;贏縮變化,後將反施。弗同而同,舉而為同;弗異而異,舉而為異;弗為而自成
,因而建事。
陽親而陰惡,謂外其膚而內其□。不有內亂,必有外客。膚既為膚,□既為□;內亂
不至,外客乃卻。得焉者不受其賜,亡焉者不怨大。夫天有明而不憂民之晦也,百姓闢其
戶牖而各取昭焉;天無事焉。地有財而不憂民之貧也,百姓斬木刈薪而各取富焉;地亦無
事焉。諸侯有亂,正亂者失其理,亂國反行焉;其時未能也,至其子孫必行焉。故曰:制
人而失其理,反制焉。
生人有居,死人有墓。令不得與死者從事。惑而極反,失道不遠。臣有兩位者,其國
必危;國若不危,君臾存也。失君必危,失君不危者,臣故佐也。子有兩位者,家必亂;
家若不亂,親臾存也。失親必危,失親不亂,子故佐也。不用輔佐之助,不聽聖慧之慮,
而恃其城郭之固,怙其勇力之禦,是謂身薄;身薄則殆,以守不固,以戰不克。兩虎相爭
,駑犬制其餘。
善為國者,太上無刑,其次正法,其下鬥果訟果,太上不鬥不訟不果。夫太上爭於化
,其次爭於明,其下救患禍。寒時而獨暑,暑時而獨寒,其生危,以其逆也。敬勝怠,敢
勝疑。亡國之禍□□□□□□□□□□□□□□□□□□□□□□□□□□□□□□□□
□□□□□□□□□□□不信其是而信其可也,不可矣;而不信其非而不信其可也,可矣
。□□□□□□□□□□□□□□□□□□□□□□□□□□□□□□□□□□□□□□
。故觀治以知亂,觀前以知反。故聖人觀今之曲直,審其名,以稱斷之。積者積而居,胥
時而用。觀主樹以知與治,合積化以知時;以明奇正貴賤存亡。
凡論必以陰陽大義。天陽地陰,春陽秋陰,夏陽冬陰,晝陽夜陰。大國陽小國陰,重
國陽輕國陰。有事陽而無事陰,伸者陽而屈者陰。主陽臣陰,上陽下陰,男陽女陰,父陽
子陰,兄陽弟陰,長陽少陰,貴陽賤陰,達陽窮陰。娶婦生子婦,有喪陰。制人者陽,制
於人者陰。客陽主人陰。師陽役陰。言陽默陰。予陽受陰。諸陽者法天,天貴正;過正曰
詭,極則常際乃反。諸陰者法地,地德安徐正靜,柔節先定,善予不爭。此地之度而雌之
節也。
〈道原〉
恒無之初,迵同大虛。虛同為一,恒一而止。濕濕夢夢,未有明悔。神微周盈,精靜
不熙。故未有以,萬物莫以。故無有形,大迵無名。天弗能覆,地弗能載。小以成小,大
以成大,盈四海之內,又包其外。在陰腐,在陽不焦。一度不變,能適蚑蟯。鳥得而飛,
魚得而游,獸得而走;萬物得之以生,百事得之以成。人皆以之,莫知其名。人皆用之,
莫見其形。
一者,其號也,虛其舍也,無為其素也,和其用也。是故上道高而不可察也,深而不
可測也。顯明弗能為名,廣大弗能為形。獨立不偶,萬物莫之能令。天地陰陽,四時日月
,星辰雲氣,蚑行蟯動,戴根之徒,皆取生,道弗為益少;皆反焉,道弗為益。堅強而不
撌,柔弱而不可化。精微之所不能至,稽極之所不能過。
故唯聖人能察無形,能聽無聲。知虛之實,後能大虛;乃通天地之精,通同而無間,
周襲而不盈。服此道者,是謂能精。明者固能察極,知人之所不能知,服人之所不能得。
是謂察稽知極。聖王用此,天下服。
無好無惡,上用而民不迷惑。上虛下靜而道得其正。信能無欲,可為民命;信無事,
則萬物周遍:分之以其分,而萬民不爭;授之以其名,而萬物自定。不為治勸,不為亂解
。廣大,弗務及也;深微,弗索得也。夫為一而不化:得道之本,握少以知多;得事之要
,操正以正畸。前知太古,後精明。抱道執度,天下可一也。觀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
未無,得之所以。道原四百六十四。

(0)

大家喜欢

  • 陋室铭原文及翻译赏析 陋室铭刘禹锡

    《陋室铭》是唐代诗人刘禹锡所创作的一篇托物言志骈体铭文。全文短短八十一字,作者借赞美陋室抒写自己志行高洁,安贫乐道,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意趣。文章层次明晰,先以山水起兴,点出“斯是陋…

    2022年3月15日
    0214
  • 激励努力上进的文言文名句 励志文言文

    1、有志者事竟成。——《后汉书》 2、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司马迁 3、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苏轼 4、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黄糵禅师 5…

    2022年3月15日
    0761
  • 买椟还珠文言文寓意及赏析 买椟还珠译文

    买椟还珠原文 出处或作者: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熏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 翻译: …

    2022年3月15日
    073
  • 范仲淹有志于天下原文翻译 范仲淹有志于天下文言文赏析

    范仲淹有志于天下 原文: 范仲淹二岁而孤,母贫无靠,再适常山朱氏。既长,知其世家,感泣辞母,去之南都入学舍。昼夜苦学,五年未尝解衣就寝。或夜昏怠,辄以水沃面。往往糜粥不充,日昃始食…

    2022年3月15日
    0123
  • 完璧归赵原文及翻译赏析 蔺相如完璧归赵论文言文翻译

    蔺相如完璧归赵论 明·王世贞 蔺相如之完璧,人皆称之。予未敢以为信也。 夫秦以十五城之空名,诈赵而胁其璧。是时言取璧者,情也,非欲以窥赵也。赵得其情则弗予,不得其情则予;得其情而畏…

    2022年3月15日
    0278
  • 投笔从戎翻译及赏析 投笔从戎文言文

    【成语】投笔从戎 【释义】戎:军旅。投笔从戎,比喻弃文从武。 【出处】《后汉书·班超传》:“(班超)家贫,常为官佣书以供养。久劳苦,尝辍业投笔叹曰:‘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

    2022年3月15日
    0292
  • 养竹记翻译及原文 养竹记文言文阅读译文

    养竹记 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建善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

    2022年3月15日
    0192
  • 五官争功文言文翻译 五官争功小古文

    五 官 争 功 口与鼻争高下。口曰:“我谈古今是非,尔何能居上我?”鼻曰:“饮食非我不能辨。”眼谓鼻曰:“我近鉴毫端,远观天际,唯我当先。”又谓眉曰:“尔有何功居上我?”眉曰:“我…

    2022年3月15日
    0993
  • 赵襄主学御翻译赏析 赵襄主学御文言文翻译

    原文 赵襄主①学御于王子期②,俄而③与子期逐④,三易⑤马而三后。襄主曰:”子之教我御⑥,术⑦未尽⑧也。”对曰:”术已尽,用之则过⑨也。凡御之所贵,马体安⑩于车,人心调⑪于马,而后可…

    2022年3月15日
    0652
  • 三人成虎寓意及道理 三人成虎文言文翻译

    原文 庞葱与太子①质于邯郸②,谓魏王曰:“今一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否。” “二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疑之矣。” “三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信…

    2022年3月15日
    088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